(2016 年) 林果德居士 – 學打坐中對佛法的少許體會

(2016 年) 林果德居士 – 學打坐中對佛法的少許體會

2016 年 9 月 25 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

法師要我來心得分享,猜想是要知道我在聽法的時候有沒有睡著了, 或者這是個考試,要看看我對佛法有沒有進步。如果是個考試的話, 雖然我聽法的時候沒有睡著,但是法師會失望的。但我也不得不說 些東西充數。如果有不如法的地方,請法師教誨。

法師花很多時間和心血,教大家止觀和禪坐。來學的佛友,在週六 打坐時間有持續不間斷都來的卻是廖廖可數。有位佛友,之前或最 近我都沒在佛寺見過他,打坐時間他來了兩三次,說是來學打通任 督兩脈小周天。大約坐了兩三次,沒看到再來了,可能是小周天通 了,那麼就不必再來,或者是跟本沒有通的消息,所以不想再來。 這樣子耕耘少卻想要收獲多,沒有恒心,這是不可能有成果。

我初來學的時候,也不知道坐在那兒到底是在做什麼,無聊的很。 但是,我很奇怪法師為何都會問:「有什麼感覺?有什麼要分享 的?」腳又麻又痛有什麼好分享的?但是我聽說:在聖城禪七,有 很多法師都是連坐好幾支香不下座。那麼由此可以推斷,打坐應該 是會有「感覺」的,不然那些長坐的老參不就是木石了嗎?聽說打 坐有「禪悅」的感覺,那麼“禪悅”是什麼滋味?

上人說:什麼是禪味?就是得到禪定的快樂,得到輕安的滋味;這 種滋味奧妙無窮,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議,身歷其境的人才能體 會,才能領受。又說:參禪即是心念不動,是為之「靜」。禪門是 向上一法,單刀直入,離開心意識參,因此說「了卻心」。這個 「心」包括「意識活動」,要把這種種的妄心活動停止,方為之靜 慮。上人又說:你有了禪定的樂,就生出了一種勇猛精進心。這不是普通的勇猛精進心,是一種大的勇猛精進心,當中有大的禪定快樂。

上人這些話,說明了為什麼有很多法師都是連坐好幾支香不下座的 原因。但是首先,要坐得住,要有定才行。我坐都坐不住!那能說 到定?我為自己找理由:這些老參不是這一世才打坐的,我就現在 開始一步一步學,下一生(如果有的話)就會坐得比較好一些,成 佛是三大劫的事,有時間可以慢慢來。

聖嚴法師說:經過打坐的訓練以後,肌肉和神經放鬆了,身體的氣 脈舒暢了,這就使身體產生如釋重負的輕鬆感,這種輕鬆和安定的 感覺,能夠給我們帶來禪悅。

我沒能夠做到有上人說的禪定的快樂,至少我練習打坐,雙盤沒法 做到,打個單盤也好,希望先得到有如釋重負的輕鬆和安定的感覺, 看看能不能夠給我帶來禪悅。「行遠必自邇」,總要有個開始才行。

我根基淺,也不精進,學東西都是得少為足。總是想:要來聽法, 只要聽到一句受用的就夠了,沒聽懂什麼,來湊熱鬧也不錯。邱醫 師來佛寺講的,我只聽到一句「意到氣到」,就在法師教打坐的時 候,照法師講的「意守丹田」,那麼氣就會自動到丹田去了,果然 腹部真的會熱吔!法師每次打坐一定說舌頂上顎(齦交穴),照著 法師所教的要領,放鬆,一股熱流直上頭頂、從口胸下到腹部。問 了邱醫師,印證那是氣動了起來。

民國初年,佛門居士蔣維喬教授在 1914 年 41 歲寫《因是子靜坐法》, 當時賣了幾十萬本,加惠有情無數。在 1954 年 81 歲寫《因是子靜坐 衛生實驗談》,在靜坐的方法章節中才談到調飲食、調睡眠等如小 止觀所開示的前方便。可見對我這今生才開始學打坐的俗人,能先 從靜坐中,嚐到那麼點氣脈舒暢的好處,使身體健康些,才能再進 一步談到「禪坐」。傳說蔣維喬居士是坐脫立化、無疾而終的。

這樣的話,就比較有信心了。首先我不拘什麼坐,先來放鬆肌肉和 神經,法師在打坐開始時,不都說:頭皮放鬆、眉毛放鬆等等要放 鬆嗎?就算是能有一分鐘的「心息相依」境界也好。9 月初,興法師 晚上的開示,我只聽到一句「修禪要用耳根」,我當晚打坐試了一 下,嗨!用耳根聽息,「心」才能真正的收攝和「息」相依,感覺 完全不同,有那麼一點點定的輕快感覺。

我相信有這樣子一點點的定再慢慢下去,我的打坐時間可以從現在 的 15 到 20 分鐘的長度加長,我自己也感覺到體力、精神比以前好一 點。那麼有一天如果再“聽進”法師開示的觀法,我就可以開始學一點 點的觀了。

我聽佛法也總是這樣子,總要自己深思、親自體驗,才能有一點少 分的收穫。參加「楞嚴經班」,法師說了很多妙法,上人的書的內 容也很豐富有趣。但是我左耳進右耳出,聽過了就忘了,勉勉強強 可以說是坐在那兒熏陶熏陶,沾點法味香氣。法師偶爾給我出個題 要我來答,才會去思維而有所體會。自己體會到了,才是自己的, 不然還是幫人數錢而已,終究不是自己的錢。

為什麼說法師說的法都是妙法,而自己沒有去體驗的話,還是左耳 進右耳出呢?用在上「楞嚴經班」法師講觀音菩薩「初於聞中,入 流亡所」這八個字的經文為例,法師不但講了法要,還舉了高僧大 德的注解,上人在書上也說得很清楚:最初是由耳根聞性中,下手 來修,以耳根為所入之妙門,這「聞中」二個字,要特別這注意。 不是肉耳之中,不是耳識之中,亦不是意識之中,而是不生不滅的 聞性,亦即如來藏性之中。入流是入流照自性,不向外馳求,心光 時常內注,出流是攀緣外塵,攀緣外面聲塵,便是生死輪廻結縛, 不要跟聲塵跑,而是收拾身心,迴光返照,返聞聞自性,入聖人之 法性流,忘卻外邊聲塵,沒有動相,就解除第一動塵之結,叫做入流亡所。

我聽了興法師的開示:「修禪要用耳根」,自己在打坐中練習了一 下,才體會出「法門」 「修行途徑」還是要自已去試。也才理解上 人說的:「最初是由耳根聞性中,下手來修,以耳根為所入之妙門」 到底在講什麼。

我相信用這個心息相依的方法,加上用耳根聞來學打坐,最初可以 使我身體狀況比較好,這一點已經有《因是子靜坐法》那麼多例子 為證,不用懷疑,那麼拜懺也才比較不被色身拘縛而能依懺法起觀。 不然拜都拜不下去,怎麼能得到懺法?難怪 9 月 11 日來佛寺拜《大 悲懺》,有個地方我莫名其妙淚流滿面。慢慢的有耐心的坐,就會 嚐得到「禪味」的。

還有,這個方法很容易幫助入睡。年長的人常常白天猛打瞌睡,一 上禪坐就昏沉,這是晚上沒能有優質睡眠的缘故。晚上躺在床上, 把身體調到一個最舒適的姿勢,全身放鬆,用這個方法,很快就會 入睡。要學打坐,不論什麼時候坐下,打電腦也好,都把腿盤起來, 無時無刻慢慢練才行。

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