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Category: 佛友園地

(MP3) 李果燕結法緣談《皮袋歌》唱誦、 GBM 合唱團唱《皮袋歌》

(MP3) 李果燕結法緣談《皮袋歌》唱誦、 GBM 合唱團唱《皮袋歌》

談《皮袋歌》唱頌
李果燕 2017年 4月 2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李果燕結法緣談《皮袋歌》唱誦
皮袋歌 – GBM 合唱團

皮袋歌,歌皮袋,
空劫之前難名狀,威音過後成罣礙;
三百六十筋連體,八萬四千毛孔在。
分三才,合四大,撐天拄地何氣概。
知因果,辨時代,
鑑古通今猶蒙昧,只因迷著幻形態。
累父母,戀妻子,空逞無明留孽債。

持淨戒,無瑕疵,玉潔冰清四威儀。
沒寒暑,無間斷,始終如一念阿彌。
不昏沉,不散亂,松柏青青後凋期。
佛不疑,法不疑,了了聞見是良知。
穿紙背,透牛皮,圓明一心莫差池。

(2016年) 宋慧航居士 – 學佛的一點的感受和體會

(2016年) 宋慧航居士 – 學佛的一點的感受和體會

2016年11月20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佛友:阿彌陀佛!大家好!

謝謝法師給我一個機會,在今天向大家匯報一下我學佛的一點的感受和體會。

我是廣東人,是1990年來到加拿大的,現在已經來了20多年了,學佛 大概在2008年左右吧,不算很長的時間。那個時候是因為要送小孩子 去學中文,就有一個慳貪的心,這個慳貪的心讓我接觸了佛法;怎麼 說呢?就是沒有錢交學費啊,要省一點,這樣就有這個思想,就把孩子送到靈巖山寺那個佛童班裡面學中文。

Read More Read More

(2016年) 楊果瑜居士 – 百丈禪師度化野狐

(2016年) 楊果瑜居士 – 百丈禪師度化野狐

2016年10月23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時間過得真快,又輪到我跟各位結法緣了。今天講一個百丈禪師的故 事。百丈懷海禪師,生於720年,到814年涅槃。俗姓王,名懷海,他 是福州長樂縣人,唐朝禪宗的禪師,稱為百丈禪師。他在唐穆宗時候 ,追為「大智禪師」。

Read More Read More

(2016 年) 林果德居士 – 學打坐中對佛法的少許體會

(2016 年) 林果德居士 – 學打坐中對佛法的少許體會

2016 年 9 月 25 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

法師要我來心得分享,猜想是要知道我在聽法的時候有沒有睡著了, 或者這是個考試,要看看我對佛法有沒有進步。如果是個考試的話, 雖然我聽法的時候沒有睡著,但是法師會失望的。但我也不得不說 些東西充數。如果有不如法的地方,請法師教誨。

Read More Read More

(2016年) 溫果彩居士 – 對〈信心銘〉中 「莫憎愛」三字的感想

(2016年) 溫果彩居士 – 對〈信心銘〉中 「莫憎愛」三字的感想

2016年9月18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好。 兩星期前拜《梁皇懺》期間,聽到恒興法師開講〈信心銘〉,雖然現 在他已返回香港,在此還是想謝謝恒興法師的開示。
〈信心銘〉開始的四句【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

現在,我對【莫憎愛】這三字有一些兒很浮淺的想法。

Read More Read More

(2016年) 石果寧居士 – 做義工的這種感應是不可思議的

(2016年) 石果寧居士 – 做義工的這種感應是不可思議的

2016年9月2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石果寧,我從臺北來,在這裡已經住了五個多月了。不好意思,我太緊張,忘記說:「如果有講得不對的地方,還 請慈悲指正。」

前幾天還有人說:「唉!你的身體好像比剛來的時候好很多。」我就說 :「大概吃得好,又睡得好!」剛好近康師來,她就說:「實在是三寶的 力量。」所以講到這個的話,我們真的很有福報啊!我們在這個地方 上人的正法道場,我們的法師都是非常非常的認真修行的。我住在這 裡面,我就可以看到她們就是為了要成就這個法會,都是在各個不同 的崗位上面,真的是投入了非常多的時間跟精力。我也在這邊親眼看 見她們就是為了要度化我們,所以她們真的是同心協力。因為她們的 用心,所以當恒懿師說妳應該要上來結法緣的時候,我就乖乖從命。

Read More Read More

(2016年) 談禪修 介紹出入息觀 — 曾耀輝居士

(2016年) 談禪修 介紹出入息觀 — 曾耀輝居士

禪修 介紹出入息觀
曾耀輝居士講
2016年1月31日於金佛聖寺

在開始之前,讓我們先來闡明動機:就是,為了利益遍佈虛空的有情眾生,能夠去除一切的苦,遠離所有的苦因;因此今天和大家聚集在這裡,互相的學習。

各位法師,各位佛友,今天在這裡,要向大家介紹的是「出入息觀」,也叫「安般念」;這是佛陀在《大念處經》裡面的教導,這個傳承的教導,一直都沒有間斷的,流傳到今天,也形成了好幾個不同的指導方式;而我所熟悉的這個法門,也只是其中的一個;它是修習四念處的基礎,也是進入實修的重要基礎。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