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石果寧居士 – 做義工的這種感應是不可思議的

(2016年) 石果寧居士 – 做義工的這種感應是不可思議的

2016年9月2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石果寧,我從臺北來,在這裡已經住了五個多月了。不好意思,我太緊張,忘記說:「如果有講得不對的地方,還 請慈悲指正。」

前幾天還有人說:「唉!你的身體好像比剛來的時候好很多。」我就說 :「大概吃得好,又睡得好!」剛好近康師來,她就說:「實在是三寶的 力量。」所以講到這個的話,我們真的很有福報啊!我們在這個地方 上人的正法道場,我們的法師都是非常非常的認真修行的。我住在這 裡面,我就可以看到她們就是為了要成就這個法會,都是在各個不同 的崗位上面,真的是投入了非常多的時間跟精力。我也在這邊親眼看 見她們就是為了要度化我們,所以她們真的是同心協力。因為她們的 用心,所以當恒懿師說妳應該要上來結法緣的時候,我就乖乖從命。

這一次誦《地藏經》有一些跟以前不同的感受。我就覺得這是一部利 益人天的經,它是可以解答所有一切生老病死、衣食住行這個問題的 ,同時讓我們畢竟成佛的一部人生指導手冊。我們都是上人的弟子, 上人對我們的期望就給了我們很清楚的方向,就是希望我們都能夠成 佛,然後再能夠回來度化眾生。

這一部經在第八品和第十品,分別講到了兩個要點,一個是善知識、 一個是學。第八品〈閻羅王眾讚歎品〉裡面說:「唯有善知識才能夠把 我們從險惡的地方牽引到安全好道。」第十品〈較量布施功德緣品〉, 裡面講的就是很多很多,怎麼樣去修,怎麼樣能夠到佛的境地、到天 的境地;就是告訴我們怎麼去學可以成佛,不但要有善知識,而且還 得要很誠心、很努力的學習。

《地藏經》裡所講的,剛好跟我們〈生命之流〉的演講系列裡面是呼應的。那就是說我們有善知識,我們才會有一個正確的觀念,才會有 一個正確的方向,你才不會迷路,才不會走錯路。這個就跟那個 Dr. Vu(John Vu,武親道教授)在第一天時候他就說──他說的那些我 也很感動。因為他說:「人生是一個旅程,我們要知道我們的目的地, 然後我們必須自己是一個舵手,自己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自己曉得 將來到什麼地方,怎麼樣到,用什麼方法。」那這樣子的話,因為我們 還沒有成就,我們還是凡夫,所以必須要有一個善知識。上人本身、 上人的法就是,這個非常清楚,已經給了我們一個地圖、給了我們一 個方向,就看我們怎樣去做。

第二個就是學習,怎麼樣去學習到成佛,其實是一個非常長的路。但 是那是我們的終極目標,至少我一直是這麼認為。那是我們對於師父 ,一個做弟子的應該要努力的一個目標。

這三位學者(John Vu 武親道教授、Raymond Yeh 葉祖堯博士、Priscilla Yeh 周瑞芬女士) 非常有經驗又非常有學識的,他們共同的點就是他 們都是服務別人,非常非常的有這種菩薩精神。他們也不斷的說我們 要認識因果,我們必須知道我們是誰,我們有幾斤幾兩,這樣子我們 才知道怎麼樣去往下做。

我自己聽了以後,我就覺得他們就是很清楚的告訴我們,必須要認識 ,然後慢慢的學習。那麼認識什麼?第一個就是說,你如果需要聽你 的 inner voice (內在的聲音),其實就是你必須要有那個反省——迴 光返照的能力,也就是要「真認自己錯,莫論他人非。」同時因為這個 樣子,你就不會去抱怨,也不會去看別人的短處。所以師父也教我們 很多次,「必須從反面去找好處。」所以我從他那裡再一次聽到、再一 次覺得這是我應該一直要努力的一個很重要的項目。

我也想過,因為他們都是這麼樣優秀的人,所以他們可以做很多很大 的事情,立很大的願景,而且去完成。那我這樣一個角色,我應該怎 麼辦呢?因為他們都是服務別人,所以他們也一再的叫我們要這麼做,師父也是叫我們這麼做。所以我就想來想去:「服務道場是一個很 容易去完成的一件事情。只要你有這個心,這個道場是我們的,我們 也就應該要護持。」

在道場裡做事情,不管你是在哪一個單位,如果有需要的時候,我們 如果去了,我們一定會收穫比我們付出的多很多。像我,因為別的事 情都不會做,所以大部分時間是在廚房洗碗。但是在那個地方實在學 的很多,自己的習氣毛病會冒出來。就是因為在那樣一個機會之下, 你會看見自己很骯髒的地方。但這是好事,因為有錯,才有辦法改。

有一天在洗碗的時候,我就看見我們的果金師姐,她進來很熱心的幫 忙擦碗、拿碗、收起來。有一疊她可能沒有注意,就是剛剛洗好還沒 擦,她就抱起來就要去收,然後我就:「yeh、yeh、yeh」這樣。這個 習氣真的是太嚇人了,居然就對著一位可敬的師姐就這樣講。然後她 就很好,很淡定。所以我非常的感謝,因為她的態度讓我學會了怎麼樣才是一個應該有的態度。她就是沒有任何的不高興,而且把碗擦乾 、收起來。我想我會非常努力的改過。

下面就講一個在萬佛城《法語繽紛》上面的故事,這是去年(2015) 12月8號,黃果玉居士她在萬佛城所說的一個親身經驗。(連結: 在聖城做義工的感應,或者請看本文的最後錄有全文於此)她是參加完地藏法會之後回家,才發現她住的 地方大火,燒得非常厲害,我今天就重點把它講完。

那個火勢蔓延的非常快,因為她們山上都是那種獨立的房子,她還特 別指給我看,就是她的手機上有一個 Apple Make,所以你就看她就 那整個蘋果那一塊全燒光了。她當時就沒辦法回去,只能夠住在一個 教堂。後來那個火勢因為蔓延得太快,所以人越來越多,她們又搬到 一個學校。這樣前前後後一個禮拜之後,有人因為自己家裡的雞不知 道生死如何,所以就請示警察讓她回去看雞還在不在。

在這個一個禮拜中間,她每天聽到的都是壞消息,因為火就是從她家 附近開始燒的,然後一直燒、一直燒。政府說沒有辦法,還通知叫她 們要跟保險公司聯絡。所以她說:「她那個心就一直往下沉。」所以每 天就是求師父、求佛菩薩,無論如何保住她的佛堂。因為裡面有觀世 音菩薩,有師父的照片,還有經書;另外還有個小房間,裡面還有石 雕的佛像。所以她就說,無論如何這些留下來。但是消息全部都很不 樂觀,都是讓她覺得實在是太危險,因為就是一直燒、一直燒。

一個禮拜之後,那個回去看雞的人回來說:「妳家還在。」

它是9月12號開始燒,然後30號她才能夠回到家。回到家的時候,她 的家完全沒有變。她們在教堂的時候,才一個晚上,那個車子就全部 都是灰黑色的灰,因為那個飄過來的。可是她的家沒有灰塵,只有三 片燒焦的黑色的葉子掉在院子裡。

事實上,只有幾戶人家沒被大火燒,就是說這麼大的一片地方,幾萬 公畝都燒掉了以後,只有幾戶存留。她的工人說,就有一股氣流整個 保護著。另外那幾個沒有燒掉的是她們有看見,她們說是聖母顯靈的 樣子。那這個居士她說,那就是觀世音菩薩。

所以她的結論就是因為她的背景,是她在君康(萬佛聖城/君康素食餐 廳)做了10幾年的義工,後來因為一場車禍,她才沒有辦法繼續做。 現在她又回到聖城,還是在做義工,是在功德部。所以她就講,她說 :「做義工的這種感應,是不可思議的!」所以她在結法緣結束的時 候她連說了三句,說:「是佛菩薩的加被、上人的加被,還有做義工的 這種功德。」

那我自己看見她的時候,我曾經打過妄想:今年(2016)在拜《萬佛 懺》的時候,我希望能夠碰到這個居士。因為2012年,我在君康打工 的時候有跟她合作過。所以我在想:「我希望能夠看見她,然後問問 她真的是那麼神奇?」

結果我(今年)在離開萬佛城而要回金佛寺的前兩天,她就出現在我 旁邊,然後我就趕快問她,我說:「妳到底是修什麼法?念的什麼經 ?〈楞嚴咒〉每天都念,是不是這樣子?妳趕快告訴我,這實在是太 不可思議!」她就很正經的對我說:「第一、你這個人要正;第二、你 必須要跟隨上人;第三、你要有信心,不要亂跑道場。

這是一個真實的事情,就是真的是沒有一點灰塵。她說的三片葉,一 小節一小節的小樹枝。

她一再地說:「要做道場的義工!」所以我也在這裡把這個好消息給 大家,希望我們共同努力。
阿彌陀佛!


在聖城做義工的感應
黃果玉講於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到今年(2015)的12月21日,我來到聖城就滿15年了。2002 年,我一 來到Ukiah(瑜伽市),就到君康素食餐廳去幫忙,一直到2013年,發 生車禍,才停止在君康的工作;否則現在還會再繼續工作下去。

我剛開始是住在 Ukiah,2005年才在 Cobb 山上買了房子,就兩邊住 。很多人不能了解,我為什麼住在山上,還那麼遠。實際上明的原因 是:朋友從紐約送了兩隻狗來,又會跳墻,又會上屋頂;亂跑,很讓 鄰居緊張,所以搬走。但另一個原因是:先夫的願望要住在山上。在 他走前,夢中有加州的房子影像,他畫了下來;當我看到山上的房子 ,我就想:就是這裡了!

今年地藏七,我住在(萬佛)城裡參加法會,到9月12日(圓滿日)。 因為週日有工人來修房子,所以決定週六下午上山(回家)。當時已經下午四點,天空已然變色,我急忙開車離開聖城;近五點,到了最 後上山的路口,路已關閉,但沒有說明原因。只見有一騎著摩托車的 年輕人,急衝下山;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他只說了一個字,「火……」 。

很多車停在路口,不知何去何從。打電話給鄰居,才知道她已通知我 趕快離開。火從我家附近開始的,三點半的時候她有留言。我想:還 好,我在聖城參加法會,不在家中;如果在山上,很有可能沒有接到 電話,我的麻煩就大了。

當我們不知所措時,有人來通知我們去 Kelseyville 教堂,在湖郡的 教堂街,有「紅十字會」會幫助我們。大概開車十分鐘,找到了教堂 ,「紅十字會」已設立救災中心,許多人排隊登記。當時,聽到紅十字 會的義工接電話,火就是從我家附近,CobbMountain 附近山林中起 的火,下午1點24分起的火;到晚上6點,已燒了10萬英畝地。我一想 ,這可糟了,火從我那兒起,又迅速蔓延,我的房子大概只有百分之 三的希望了。當時決定在教堂中留下來,等明早的消息吧。

9月13日週日早上,報紙上觸目驚心的照片嚇壞人了,尤其是我。這 個度假區有數十間小屋,百年歷史,都燒沒了,這不就在我開車四分 鐘車程內嗎?加上一早「紅十字會」的義工,告訴我們要搬到 Kelseyville 的高中去,因為人越來越多,加上還有貓,還有狗,必須 到更大的地方去。另外一個消息是:住在Cobb,就是我住的山區的人 ,趕快與保險公司聯絡。我一想:又糟了!我的房子只剩百分之一的希望了。

我在學校住了3天,每天有加州消防局人員,早上10點及下午5點做兩 次的報告,每天聽到的都是壞消息:「火勢跳躍式的延燒」、「不能預 測下一個方向」……消防員疲於奔命,到週日就燒了50,000 英畝,週 一就到了61,000英畝,最後總計燒了76,000多英畝。

我在這次大火中,看到災民無助的眼神,也有互相打氣的關懷,還有 「紅十字會」對我們的幫助;更重要的是找保險公司時,最好一定要 找在當地設有辦公室的。我就是在保險公司的幫助下,住了兩週食宿 全包的旅館。如果保險公司在外州,你就得不到正確的幫助;更有甚 者,災後還取消了保險,其中有一個是我的鄰居。

當我在學校住的第3天,聽到我住的石頭路,大火延燒,心中希望跌 到谷底,只有每天祈求師父上人,佛菩薩保祐:起碼將我的客廳及佛 堂留下。另外還有一棟小屋,也有兩尊菩薩像,是石雕像,也請留下。

9月19日,我的鄰居請求警察讓他回去查看他養的雞;他說他的狗跟 貓都出來了,雞還在那。他發現我們的房子,居然無事,但還沒有電 ,路還是關閉不通,不能回去。我一直在旅館住到9月30日,等電通了 ,鄰居也回去了,我才打道回府,我覺得安全一點,有鄰居在。

當我回去時,看到房子還在,絲毫無損,連灰塵都沒有。我只撿到三 片吹來的燒黑的葉子,還有一小段燒黑的樹枝,非常小段,而我的院 子是非常大的。當我週六起火那天住到教堂,第二天一早,所有的車 子都布滿了黑灰,我車窗都擦了三次,還看不清!當時電視臺還照我 們的黑灰車子呢──我的房子居然連灰塵都沒有,真還是奇跡!我的 工人來時,吃驚不已,是他提醒我,一點都沒變,這裡上空有氣流保 護。當時他及許多人都認為我的房子燒沒了,除了一位師姐,她說, 「我念佛,房子會沒事。」她很堅定地這麼說。

我的鄰居帶我一起到附近轉了一圈,真的是好險!鄰居估計四分之一 英里就燒到我們那兒的石頭路了;這一小段沒事,再往南就燒了。從 我家到郵局中的一段燒了,包括那個度假中心、高爾夫俱樂部、教堂 ,還有很多住家;另一條路到我家,也燒了。我回去通常是走捷徑, 所以進聖城的這一條路沒事。

我也去了Middletown,與聖城的法師及師兄姐匯合。我們準備了素食 ,從我家中半小時的山路,滿目瘡痍。但是,也很奇怪的是,有時會 看到四圍房子都燒完了,獨留下一棟房子在廢墟中,非常不可思議!

9月30日,回到山上後,曾經看到一則中時電子報的消息:「加州大火 煙塵中現聖母像」。可惜我的手機不通,看不到圖片和文章。聖母不 是觀世音菩薩嗎?那麼獨留在廢墟中的房子,應該是信仰聖母或家中 有聖母像的人家–這是我的猜測。

我的佛堂內有觀世音菩薩坐像、師父相片,還有三幅很大的西方三聖 像、經書等等。師父及佛菩薩的保祐,讓我平安無事,並造福鄰里; 他們都覺得是奇跡,但我心中知道奇跡是怎麼來的。

每件事發生都有原因,山火也有發生之因,眾業所成;有的人無家可 歸,有的人房屋、人,絲毫無損,師父教導我們的不僅是安身立命也 是最終看破生死。在君康做義工的日子不短,其實在聖城做義工,要 發出真誠之心,歡喜去做;當有災難時,自然消災解難,共勉之。

說到我做義工的事情,我非常喜歡做義工。只要身體允許,我會回來 ,不一定在君康。不能回去君康的話呢,其他部門我還是可以做的。 我也在功德部幫忙。提到義工的功德,我也聽法師說過,也是不可思議的。

我在2013年,出過一次很嚴重的車禍,嚴重到嚇壞了很多的人,以為 我從此要坐輪椅不能走路,可能也不能講話。所以你們看到我,有時 候坐在後面;我永遠走到最後面,因為我走路還是不穩。我從腰以下 ,完全是失去知覺的。我開了兩個刀,脊椎跟肺,然後復建。從3月 29日到7月15日,不曉得多久了,一直到今年,才慢慢你們看到我,好 像蠻正常的了。

現在已經9點鐘了。我說最後一句話:就是佛菩薩的加被、師父的加被,義工的功德是不可思議的! Thank you!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