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嚴咒七法會心得報告

楞嚴咒七法會心得報告

2018年5月6日於金佛聖寺

恒懿法師: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昨天我們《楞嚴咒七》法會全滿了,包括金佛寺網上和法會的集錄數據一共念了19955遍。我們發現有些人平時沒有怎麼來的,但是在《楞嚴咒七》的時候來的挺勤快的,連晚上都有來,所以我們就做了一些訪問。有一位是越南人,本來想讓他今天來講的,但是他有事今天來不了,而且越南話我們也聽不太懂,大概要猜一下加上一些解釋,就是他每天都頭痛,來參加法會以後他每天都睡得很好,所以他就每天都來。還有一位晚上也來,他是個年輕的男居士,他一直有頭痛的問題,而且是劇烈的頭痛,他來了金佛寺以後頭痛就好多了,他來念〈楞嚴咒〉就不頭痛,一出去金佛寺頭又痛了,但是他說越來越好。所以我們今天就想問一下大家對〈楞嚴咒〉有什麼感想或者什麼感應,請大家踴躍上來發表,給大家一些鼓勵。第一位要講的是我旁邊翻譯這位──


甄親靜 (Elaine Ginn):其實我沒有很熟〈楞嚴咒〉,雖然我在道場很久很久,但就是不想去念〈楞嚴咒〉,就是有一點反感,念了心情會很煩躁。金佛寺在 2001年 10 月開了一個《楞嚴經》的研究班,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來參加,參加後還是沒有特別想研究楞嚴經、楞嚴咒的想法。

2005 年 11月,我從亞洲回到加拿大。華嚴寺當時有擴建工程,法師們希望大家能念〈楞嚴咒〉迴向工程順利,於是我開始認真去學習〈楞嚴咒〉。一開始的時候,很有信心,但是怎麼知道在法會就是跟不上。就算眼睛可以跟得上,我沒辦法用嘴巴念出聲音,就好像有一隻手摀著我嘴巴一樣。明明可以念出來〈楞嚴咒〉的前面四句:南無薩怛他.蘇伽多耶.阿囉訶帝.三藐三菩陀寫,為什麼接下來的都念不出聲呢?每次試著念,就又停下來,念不出聲音。當時覺得很灰心,幾幾乎要放棄。

2006 年 5 月,有機會去澳洲幫忙設道場,參加了四個月長的《楞嚴經》研究班。去之前,我希望能把〈楞嚴咒〉念得出聲,所以更用功學習。我盡量聽〈楞嚴咒〉,一邊聽,一邊看課誦本。我勸自己不要急,不要生氣,慢慢學習。後來在澳洲的四個月,大眾在念的時候,我也可以不看課誦本,跟著念一部分,對〈楞嚴咒〉更熟悉了一點。

這次「楞嚴咒七」法會覺得很法喜充滿,很喜歡跟大眾一起共修。雖然自己還沒背起來,但是念得比較順,也不會生氣,變得很喜歡念〈楞嚴咒〉。 因為有法師們及師兄們一直鼓勵,所以我沒有放棄這個很重要的法門,才可以有現在一點點的成就。


溫果彩: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是溫果彩。我想說我為什麼會念〈楞嚴咒〉是有一個因緣的。我先說我為什麼念〈大悲咒〉,那是我念了三年才念到〈大悲咒〉很熟很流暢,不會念錯。後來我去了萬佛城住,每天早課都有念〈楞嚴咒〉,有一位在我旁邊的一位從法國來的老的居士,她大概70多歲,她不用看課誦本子就這麼背念〈楞嚴咒〉,而我就要拿著課誦本子念。站在她身旁念了幾個禮拜以後就跟她很熟了,我就說:「妳這麼大年紀都會念〈楞嚴咒〉啊。」她說:「是啊,我60多歲的時候才開始學念〈楞嚴咒〉。」我問:「妳念了多久才能把它背下來?」他說:「我念了差不多1年才能背下來。」我就想怎麼人家60多歲都能背下來〈楞嚴咒〉,而我那個時候大概是45歲。我比人家年輕20歲,可是我都不能背下來,就是這個因緣我覺得我應該要背誦〈楞嚴咒〉,每天學幾句,學了一年多才背起來,也不是很熟,就是念來念去都念不完,然後再回頭念的哪一種,但是我還是堅持繼續下去,所以後來慢慢就發現〈楞嚴咒〉很好,很喜歡〈楞嚴咒〉,就一直持續的念一直到今天。我發現〈楞嚴咒〉很長,覺得它很難,但是越難就越容易攝心。念到熟才能攝心。阿彌陀佛。


Rosa Chang (鄭慕貞):All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Venerable Master, Dharma Masters and Dharma friends. My name is Rosa. I was extremely fortunate to participate in the 7-day Shurangama Mantra recitation.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阿彌陀佛。我很幸運能參加這七天的《楞嚴咒七》法會。

I didn’t see any bright lights or any special visual responses but during the seven days, I felt peaceful and happy. Normally during these long 7-day assemblies, I would be counting down the days until it is finished. This time I woke up each morning looking forward to coming to GBM to recite the mantra.
我沒有看到什麼光,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感應,但是這七天我感覺很安詳。平常的法會,一般我都會倒數什麼時候法會可以結束,可是這一次的楞嚴七法會,我每天早上起床都很期待能過來金佛寺念咒。

I am extremely grateful that my family members who came had the health and energy to come every day. During the weekdays, traffic was extremely busy but we always got here on time.
我很感恩我的家人有健康很精神可以過來參加法會。平時早上交通都很塞車,可是我們每天都可以準時到達金佛寺。

During the recitation I felt everyone in the assembly reciting the mantra in harmony and blending in. The cantor was the leader in reciting and everyone just followed. For someone like me who is still learning, I find that being able to listen to the cantor when reciting the mantra is extremely important.
在大殿與大家一起共修的時候覺得很平和、很和合,而且聽到維那師在帶領大家念〈楞嚴咒〉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還在學習。

I noticed I was able to concentrate on reciting the mantra and my mind didn’t wander as much. It was a long day and at times I would close my eyes and just listen. I dozed off sometimes but I know I am still listening and following the mantra.
雖然每天念咒都很長時間,我發現自己可以很專注的念咒,妄想沒有那麼多。有時候需要閉上眼睛聽,有時候會睡著,但是我還是有跟著這個咒。

I felt the peace and tranquility in the Buddha Hall. The weather was just perfect, not too hot and not too cold so it was comfortable to sit and recite.
I enjoyed the seven days of the Shurangama mantra recitation and I hope GBM will host more of these assemblies in the future. Amitofo.
我覺得在大殿很平和、平靜。天氣很好,不會太熱也不會太冷,在大殿很舒服,我在這七天很開心。我希望金佛寺以後可以繼續舉辦這樣的法會。阿彌陀佛。


江蓮影: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楞嚴咒〉的法會,我以前沒有參加過。說起〈楞嚴咒〉我其實十年前就有點會背的,我當時是跟一個不識字、吃素的居士學的,因為她不識字,我只是這麼跟著她念,我就有辦法這麼跟著。我本來以為我會背誦,可是這次我看到課誦本子上的字也不一樣,發音也不一樣,我就完全不會念誦,覺得很慚愧,原來幾十年來都是念錯了,又漏了一些,又看不真本子上面的字。自己平時念的跟本子上的字對不上。十幾年前我來到金佛寺,法師對我說讓我聽這那個念佛機來念,我覺得廣東的發音和國語音差不多。我平時都在廚房幫忙,也很少參加大殿的法會,我也去過萬佛城,在那裏也念過〈楞嚴咒〉,我覺得發音都差不多啦。所以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念對的。但是這一次〈楞嚴咒〉的法會,我每天都念,就發現自己不行了,我真的覺得很慚愧,原來自己真的不會,所以現在我每天晚上都開著念佛機跟著念〈楞嚴咒〉。在昨天就覺得很開心,因為法師念的咒我能聽懂一大半了。我覺得以後做事不能這麼隨便馬馬虎虎的,覺得差不多、差不多啦就可以了。原來真的是不一樣的。阿彌陀佛。


李親玲 (Ivy Clarke) :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首先我要很感恩有此機會參加楞嚴七法會。上人說過〈楞嚴咒〉是咒中之王,它有很大的力量,不可思議的功德等等。

我這幾天下來,覺得自己精進了不少,也覺得很殊勝。我持〈楞嚴咒〉有一段時間了,但是我從來沒有背它。之前在美國有一位法師關心的問我有沒有背〈楞嚴咒〉,我回沒有!心想那麼長?怎麼去背呢??記得去年初問了一位佛友,您是怎麼去背楞嚴咒?她説她也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學會。例如在家裡或開車時聽著帶子跟著唸唸,忽然有天就跟上。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夠如此順口唸上。去年中有位法師鼓勵要多參加法會,法師說在道場中佛堂上有正量磁場及護法龍神加持,大家一起共修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知道好處多多,有時候就是有隋性及各種藉口。這次也差一點尚失機會,因為一想到咒那麼長?七天呢?怎麼能夠跟著上呢??所以在法會開始前我與同修就討論好我們只參加一天。結果呢?法師好像有「他心通」知道我們計劃好只來一天,在法會開始的中間休息時特別交待「不要偷懶」,要天天報到喁!結果?我的同修也參加好幾天的法會(不是一天喁!而且還很歡喜!!)。而我這個星期下來也覺得精進很多,在繞念的時候我都沒有看本子,但是我竟然有80%可以跟得上。很不可思議吧!!


王親雲: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我叫 Claudia Wang。 我是從美國過來的。我在大學教書。上週日,時逢師父上人的百年誕辰、放生法會,和楞嚴七的法會,我第一次到金佛寺來參加法會。感到非常殊勝,非常感恩這次機會。參加放生法會時,正在下雨,看到很多魚兒重獲生命後的喜悅,非常的感動。然後就希望可以繼續來,一直到〈楞嚴咒〉法會最後的一天。非常感恩。

末學對〈楞嚴咒〉的瞭解並不是很多,聽過一些關於〈楞嚴咒〉的故事,非常的敬畏。最近聽法師講《楞嚴經》的時提到關於對治煩惱的一個方法就是, 當煩惱逼迫時,就問「煩惱從哪裏來?煩惱從哪裏來?」,就可以幫助自我對煩惱的觀感和認知,從而減輕煩惱。因為煩惱本身是虛妄不實的,煩惱就是妄想,妄想是經不住推敲的。末學試過幾次,可以有效的幫助轉心,覺得很適用的。所以看到有楞嚴七的法會就非常想來。

來到金佛寺,看到壁報上師父上人說,「做好自己,認真過好每一天,少打妄想,做好自己,其餘的都是感應」,也非常的受教。因為在世俗的生活中,我們會經常面對很多事,或者很多人,或者一些情況不知道怎麼辦?那師父上人給我們指出了方法,按照佛菩薩的教導,做最好的自己。把心放回家。

關於〈楞嚴咒〉,非常感動的就是如果有人念〈楞嚴咒〉,佛法就可以繼續」,所以對念〈楞嚴咒〉的師父和佛友都非常的感恩,是他們讓佛法可以在世間流傳!末學才有機會聽聞佛法,佛法難聞今已聞。希望自己繼續堅持過好每一天,做好自己。

今天法會圓滿了。非常的感恩能參加這次法會。感恩法師的帶領,佛友的護持和參與。希望以後能常來參加每月的楞嚴咒法會和放生法會。祈願更多終生早日脫離煩腦!轉煩惱為菩提!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