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a Chang + Ana Chang 居士結法緣 – 我的父親

Rosa Chang + Ana Chang 居士結法緣 – 我的父親

鄭慕貞、鄭慕賢居士 2017 年 11 月 26 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 我的父親 – MP3 | PDF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我的名字叫 Rosa(鄭慕貞,法名親慕),這是我的妹妹Ana(鄭慕賢,法名親賢)。

2017年,這個雞年是一個很多事情發生的一年;對我們來説。我們家庭增添了兩位成員,有一個婚禮,有一位成員往生了。這個都是他們每個人新的開始。但是,法師建議我們跟大家匯報一下,我父親(鄭滿祥,法名親吉)的事情。

我父親是在1924年,在中國廣東中山,紫馬嶺村出生。他在1949年跟我媽媽結婚。1952年,他移民到秘魯的利馬。在1970年,他再移民來到溫哥華。然後,他成立了 Como Market,就是我們家庭雜貨店的生意。今年爸爸離開了我們:離開了他的太太,離開了他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兩個媳婦、六個孫子、三個孫女、四個孫女婿、兩個孫兒媳、三個曾孫、兩個曾孫女。每逢我們有家庭聚會,我們是四代同堂的。

我的父親常常灌輸我們:孝道的重要、家庭的團結、對人要慷慨、也要有同情心。他非常享受跟家人出去旅遊度假,和家庭聚會。他是個很慷慨的人,也是家庭觀念很重的人。他常常會記掛家鄉的親戚朋友,所以他每一年回去中國探親的時候,他都會買很多的禮物,或是請他們吃大餐。雖然父親不是吃很多肉,但是當宴請他們的時候,他會讓親朋戚友自己點菜,他們這時候通常會點些活海鮮,活的家禽,殺它們來吃。我父親都會付錢請客。

在這麽多年以來,我父親常在中國宴請親朋好友吃活海鮮和家禽這件事,終於業障來找他了。那年他大概80歲左右,他開始覺得不舒服,但是他跟醫生解釋不了他的症狀。他說他常常覺得有一點頭暈,但是也不是會暈到跌倒的情況。西方醫生也不知道該如何治療他的病。在過去九年以來,他進出醫院六次,都是因為患上肺炎。

每一件事情發生都有它的原因。沒錯,父親的病是件壞事。但是也因為他的病,我們倆姐妹開始帶爸爸來金佛寺參加法會。然後,我們倆姐妹也成了素食者,這是一件好事。在2008年,我父親開始來參加金佛寺的法會,他也開始吃素、也受持五戒。他很享受在金佛寺參加法會、見到法師、見到佛友,他一待就是一整天。雖然他不一定會明白經文的意義、咒的意思、或是不明白法師講的法、或是拜懺的懺文。但是我們想,只要他聽到這些經文、懺文,都會吸收到他的八識田裡邊。

今年,我父親參加了一個星期的《三千佛懺》、三個星期的《華嚴法會》、和一個星期的《梁皇寶懺》。他也參加了《慶祝觀音菩薩成道日法會》。但是在觀音菩薩成道日的正日這天,他覺得不舒服,很累、不想起床,也不想喝、也不想吃,但是他很平靜。他的血壓很正常,也沒有發燒,呼吸也很正常。所以我們知道這一次他不是感染肺炎。我們問他要不要去醫院,他說:「不要。」那我們就尊重他的意願,讓他在家裡呆著,舒舒服服的。

在很多時候,我們把「阿彌陀佛」的念佛機開著,放在父親的身邊,讓他能聽到佛號。爸爸往生前的三天,我們姐妹倆開始決定自己用心為爸爸念佛號,不再用念佛機。我們在爸爸床前面的那面牆,掛上了「阿彌陀佛」的佛像。我們也察覺到他有時候是合掌拜佛的。

在父親往生前的幾天,我們經常提醒他要念「阿彌陀佛」的聖號。我們跟他說「阿彌陀佛」來接他的時候,要他不要再執著世間所有的事情,要跟著「阿彌陀佛」走。我們跟他說,我們會照顧好媽媽。我們跟他說我們已經長大了,他不需要再擔心我們,我們也感謝他這麽多年來對我們所做的一切一切。我們告訴他去往生西方,先去那邊,然後當我們時間到的時候,我們也會去那邊見他。我們跟他說,如果他見到「阿彌陀佛」的金光,叫他跟著去西方極樂世界。那父親就點頭,跟我們說他明白。

父親是在2017年7月17號(星期一),3點20分下午很平靜的往生了。當時我們所有的家庭成員都在,他93歲往生。在八個小時的助念之後,當所有的助念成員都離開之後,我們就去父親房間向他致最後的道別。我們當時注意到爸爸的面上好像灑上些金光閃閃的金粉,他看上去很平靜。

在爸爸頭七的那一天,我作了一個夢。我夢見自己在某個地方散步,爸爸跟我一塊散步。他看上去很年輕、很快樂、很有精神。我跟他說記得一定要往生去西方極樂世界。他回答我説:「OK」。我們擁抱一下,然後我就醒過來了。

我們大部分的家庭成員都答應在49天之内吃全素。我們兩姐妹、媽媽(羅果宿)和侄女決定在這49天内,每人為父親念誦100部的《地藏經》。剛巧父親的49天,是在金佛寺舉辦一個月「地藏法會」的期間。所以這樣更方便我們誦更多的《地藏經》。我們四個人一共誦了560部《地藏經》迴向給父親。而且,我們其他家庭成員每個星期日都來金佛寺上香給父親。

父親的尾七,剛好是第49天。這天金佛寺舉辦「盂蘭盆法會」。我們在上人英譯的《楞嚴經淺釋》裡,讀到說:「如果在盂蘭盆日供養三寶,它的功德會比平常日子裡做的功德,多出七百萬倍。」所以我們非常感恩,就是父親最後一天的尾七是在這麽殊勝的一天結束。

父親尾七之後的一個禮拜,我們飛到加拿大.卡加利去參加華嚴聖寺的開光法會。我們在那邊有個機會幫父親代受「幽冥戒」。

從卡加利回來之後,媽媽總會夢見爸爸。她説她看到一個很大的地方,就好像一個飛機場這樣的地方,好大。爸爸出來歡迎她進去。他看上去很年輕、很快樂。他們坐下之後,就有人給他們一些素的蝦餃、素的燒賣,給他們吃。媽媽吃素蝦餃,爸爸則要了素燒賣。爸爸說那個燒賣很好吃,媽媽說那個蝦餃也很好吃。最後,媽媽吃了兩個蝦餃、兩個燒賣。吃完之後,他們也不需要付錢的。然後他們就去散步了。散步時,媽媽説,她看到好多比丘在他們這個地方。

這麽多年以來,諸佛菩薩一直在加持我父親的健康,給他力量和精神,讓他能常常來金佛寺。就算是下雨或下雪,他也能來這裡參加法會。他把金佛寺當成是他第二個家。當他在金佛寺的時候,他就問:「我們什麽時候回家?」但是當他在家的時候,他就常常問:「我們今天是不是要去金佛寺啊?」

每一年,爸爸都很渴望去參加金佛寺的敬老節。他很高興他能收到一份,超過90歲以上就有的特別禮物。他跟我們說,能活到超過90歲是一個很大的成就。所以他是非常地珍惜90歲以上這個特別的禮物。他覺得在金佛寺,他感到平安和舒服。

我爸爸年輕的時候,曾經有個算命的人跟他說,他只能活到56歲。我們真的是很感恩佛菩薩,為什麽?因為他能多活了37年。這樣我父親就可以看到很多家庭成員長大。所有我們跟他生活在一起的時間都是很珍貴,我們每一天都很感恩。雖然我們很懷念他,但是我們能為他做的事情,我們都已經做了,所以我們可以沒有後悔,可以把這個事情放下。

我非常感恩上人把佛法帶到西方來,讓好多不懂中文的人都可以明白、學習佛法、還有去修行。我們是特別感恩所有的法師和佛友,因為您們的慈悲、支持和尊重我爸爸;他這麽多年在金佛寺跟大家的相處。也非常感恩仲法師,因為他常常在我們需要他的時候,給我們家庭支持和幫助所有的事情。阿彌陀佛。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