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恒潤法師 – 觀音法會,講上人香港時期的事蹟

(2016 年) 恒潤法師 – 觀音法會,講上人香港時期的事蹟

2016 年 10 月 16 日中午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善知識,阿彌陀佛!

今天輪到我和大家結法緣。相信有很多老弟子在舊的金佛寺都見過 我。久違了,我們現在又見面了。現在的福報和以前的福報真是差 太遠了。以前我和恒懿師都是去外邊撿舊菜回來吃的,現在這裡的 菜有這麼多都吃不完,還有剩的。所以,這個慢慢修、慢慢修、就 是不一樣的。

剛剛聽師父上人的錄音帶講到黃果君居士,我就突然想起以前在香 港我還沒出家的時候,在慈興寺認識恒益法師。因為那裡環境很清 幽,我很喜歡,在那裡住了半年,經常和她相處。那裡人很少,只 有恒益法師和一位老居士。那個時候還年輕,常常幫她做事情、種 田、割草、砍柴。我們一起生活的時候,恒益法師就會常常跟我講 師父當時在香港的情況。

現在講黃果君,他有一個姐姐叫黃果松,上人說她的樣貌非常莊嚴。 恒益師說本來黃果松跟她約好要一起出家的,可是後來因為境界、 業障來了就退心了;後來就沒有出家,但是很慚愧,所以發願要護 持她。常常每個月都給錢她供養她,還給她建了一個茅蓬,說如果 恒益師在慈興寺工作得太辛苦的時候,就可以到那裡去休息一下。
那為什麼這個黃果松會那麼莊嚴,有小小的福報呢?上次我們聽恒 興法師說有幾個女眾,她是其中一個。七世都是出家人。不單是出 家人,而且還是方丈,還是高人一等的了。可是一個念頭就墮落了。 所以這是我們出家人的警惕。

上人就講黃果松的因緣,她本來是真的要出家的,師父說她過去七 世都是做方丈的。不單是出家人,而且還是方丈,還是高人一等的 了。可是一個念頭就墮落了。她怎麼修的這麼不小墮落了,而且還是個女人?

她因為有小小的福報,所以現在長得那麼莊嚴。她有一世是方丈, 有位護法找他。大家有事到廟上有事都是去找方丈,很捧方丈的, 不會找無名小卒的。所以也是很危險,沒有人保護她。這位護法就 送黃金做的東西給她,她就起了一個歡喜心。 起這個歡喜心就慘了, 令她墮落了。今生她的丈夫就是過去世那個供養她的那個護法。一 個喜歡的念頭,今生就要做他的老婆來還債。先生是大護法,很有 錢,可能過去常供養出家人,修了很多福報。他在跑馬地有一條街 上整棟樓都是他的。香港的房子是貴的,寸土尺金,就是那麼就錢。

所以她今生就要來還這個債,雖然也享這個福。可是富貴修行難, 一有錢就不能修道了。所以今世 我們師兄弟之間可以互相提點,他 罵一罵你是好的,真的是你的善知識。如果沒有提點你的話,就算 是七世做方丈的人也扛不住,都丟了,也墮落了。聽到剛剛師父講 的公案就想起這件事情。我聽到這個因緣都覺得很恐怖。所以我們 要努力修行,就可以把欠的還給人家。

今天是慶祝觀世音菩薩出家的法會。我們不是今天才慶祝,我們念 念都是觀世音菩薩,念念都感恩觀世音菩薩。在《楞嚴經》裡面說 觀世音菩薩遇到以前的古觀音,教給她「如幻聞熏聞修金剛三昧」。 她修成這個如幻聞熏聞修金剛三昧以後,就說「上合十方諸佛,本 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 同一悲仰。」她和十方如來的慈悲心一樣沒有差別。「同一悲仰」 就是同體大悲,平等心。對六道一切眾生平等的慈悲心。不會說你 高一點,我給你一點,我布施給你,我幫你,不是這樣的。對一切 受苦的眾生她都幫助我們能夠離苦得樂。以對六道裡面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的眾生一樣的慈悲心、悲仰心,同體大悲,幫助一切的 眾生。所以我們見面錯過了,萬佛城就是觀世音菩薩的道場。我們 想一想,既然那是觀世音菩薩的道場,那我師父是什麼呢?師父用 〈四十二手眼〉、〈大悲咒〉、〈楞嚴咒〉幫很多眾生,這就是他 的法門。

有一次,有一個人和師父打電話,說他小時候閉起眼睛就會看見很 多光,就會想起觀世音菩薩。可是那個時候他還不是佛教徒,不懂 什麼是觀世音菩薩。他就問師父為什麼會看見觀世音菩薩呢?師父 就說:「你不要管我是什麼來的!」大家思考一下師父的這個回答 就知道了。我們錯過了。見面不相識,師父現在走了。雖然師父走 了,但是他留下來很多教法讓我們可以跟尋著去修行。只要你對上 人有信心,你打開上人的開示錄、錄音、CD,上人就好像在和你講 話一樣。

師父一貫的作風都是教每個人都有學習講法。讓居士先練習講法, 然後出家人也練習講法。所以在西雅圖也是這樣有居士出來講。在 吃飯的時候播放上人的開示。正好上人在講〈大悲咒〉的功德和好 處。結果輪到那位居士上來講的時候他就說:「哎呀,師父怎麼知 道我我今天就是打算講修持〈大悲咒〉的感應。」很巧的師父剛剛 也在講〈大悲咒〉。這就好像師父在和他講話一樣。師父知道他要 做什麼。你要是有信心的話,上人常常都在我們身邊。你看觀世音 菩薩無處不應,無感不通。你有問題的話,你只要誠心。就像師父 剛剛開示裡說的,誠心很重要,修行沒有誠心是很難修行的。沒有 誠心就等於沒有卑下心,很容易生驕慢,這是很危險的。所以要常 常恭敬佛、恭敬六道一切眾生。

現在講在香港拜《大悲懺》的起源,以前恒益師拜《大悲懺》因緣 是什麼。恒益師跟我說在慈興寺有一塊很大的空地,恒益師就在那 裡種菜。但是有很多蟲子把菜給吃了。菜長兩寸,蟲子就吃了一寸。

人還沒吃,蟲就先吃。她就非常生氣。她把那些紅頭軍抓了放在桶 子裡面,準備晚一點拿到很遠的地方放生。誰知她後來把這件事情 給忘了。過了不久師父拿著在很多東西上山來。

在四、五十年代香港是很窮困的。山下都那麼窮,山上就更不用說, 飲食都是非常困難。所以有人供養東西給師父,師父都會把供養揹 到山上給大家用。山路很難走,東西也很重,要走一個多小時。師 父上山以後過了一晚,第二天就問恒益法師:「果利,妳在山上到 底搞了什麼?」恒益法師:「我什麼都沒做,每天都去種菜,拔草, 很勤勞的。師父非常生氣的問:「沒有!妳再好好想一想妳做過什 麼事情。昨天晚上一堆蟲子來找我,在我耳邊吵。說:『你徒弟犯 戒!你徒弟犯!』」恒益師這才想起來說:「師父啊!我把蟲子抓 起來本來想拿去放生的,結果忘記了。現在好幾天了,全部死光光 了。」師父說:「怪不得那些蟲子整個晚上在我耳邊吵,說妳犯戒。 好吧。那妳每天拜《大悲懺》吧。 」殺業,所以沒有辦法。那些蟲 子都去找師父了。

所以那個時候我每天都在山上和益法師拜一堂《大悲懺》。初一十 五要拜三堂。我們拜得很快。我在那裡半年時間,《大悲懺》都滾 瓜爛熟,都差不多會背了。念大悲咒也是超快,我們一人輪流三遍, 又想著趕去做工,所以在香港這個拜《大悲懺》的因緣就是這樣來的。

不是這麼簡單的,這是前人給我們的一個借鑒。什麼事情都要小心, 做錯一點因果都會在裡面的。老恒益師的腿上有一塊皮膚常常都是 爛的。就是因為殺那個小蟲來的。有這個因,就有這個果。那塊皮 膚常常都爛的,好像過敏一樣,經常癢。她還是要受這個果報。

我們要很感恩師父。慈興寺是怎麼來的。《覺海慈航度香江》這本 書是我們法師很努力、慈悲來編輯的上人事蹟。裡面記錄了很多上

人早起在香港的事蹟,還有很多很珍貴的圖片在裡面。我全部都看 了,對上人的修行覺得很感動。我們凡夫常常會忘記事情,你不要 說這本書我已經看過了,不用再看了。我們的習氣毛病不是一次就 能了的,經常都會犯。所以要時常翻看師父上人開示,用來警惕自 己。這也是對我們修行的鼓勵,幫我們改掉不好的習氣毛病。前人 這麼嘔心瀝血的修行,這是我們一個很寶貴的參考。我看了這本書 覺得很感動,所以在這裡想跟大家分享。現在還沒有越南文,我們 在西雅圖那邊有很多越南的居士,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下,讓大家感 受一下師父是怎麼修行、利益眾生的。

書裡面有一些事情我以前也有聽恒益法師講過。裡面講師父是怎麼 樣建慈興寺的,和他建慈興寺的辛酸。為了建慈興寺,師父操心的 頭髮全的白了。在四、五十年代的香港很窮困。當時大陸動蕩,因 為文革的迫害,所以就有很多人都逃難到香港,包括出家人。當時 香港的環境很困難,很多出家人都沒有地方住,有的甚至餓死。

當時,有一個護法董果耆居士很敬佩上人的德行,所以他就發心。 在當時的慈興寺旁邊是一個國清寺。在二次大戰的時候那裡有的比 丘被日軍砍頭死掉了。然後那個地方就荒廢了。國清寺的旁邊就是 這個護法居士的別墅。他就發心把別墅供養給師父用來做道場。國 清寺是現在的往生堂,很小的。旁邊師父蓋了一些大雄寶殿。西邊 是給出家人安單的地方。在以前那段時間和現在不一樣,現在我們 一叫就會有很多人來幫忙。那時不同,人們連飯都沒得吃,誰還會 來捐錢、來幫忙蓋廟?真是很困難、很苦、苦得不得了。師父那個 時候很擔心,為了建慈興寺頭髮都白了。建萬佛城那麼大的地方師 父都沒有白頭,建慈興寺那麼小的地方師父頭髮都白了。這是不簡單的!

我以前問恒益師慈興寺是怎麼來的。是一滴血、一滴血建起來的, 所以她非常執著慈興寺。以前的山路很難走,年輕人上山都要走一 個多小時,老人家的話要走兩三個小時。

恒益師說:「妳知道慈興寺是怎麼來的嗎?」她見到很多人都會對 別人說這件事情,她覺得很風光的。她說:「你們現在住的那麼安 樂,你們是去以前這些沙是怎麼來的嗎?在這麼高的山上,誰會給 沙我們。蓋慈興寺的沙子是我到旁邊的山去挖土洗出來的。好像洗 金沙那樣洗出來的。」在那個環境能夠修行真是有很大功德。你看, 她一個女眾做這些,幸好她身體夠強健。她多大功德。她很高的。 我們的大姐大說她就像山裡的大王。像他那麼高大、威猛、那麼壯、 那麼有魄力才扛得動那麼重的東西。師父說她前世是男眾,修道的, 有能力的。知道這個慈興寺是怎麼來的,所以我很感恩師兄這樣發 心來成就後面來修行的人。所以她的功德不可思議。

師父當時為了建慈興寺很惆悵。在那個時代求人是沒有用的,每個 人都很窮。師父剛剛說了,修行一定要誠心。要用誠心感動護法出 動才有用的,感動不了護法什麼都不會成功的。一定要誠心感動護 法龍天來幫忙。所以常常說要找地方修行。我說:不用找了,你好 好修行,護法神給你你就有了。你看(西雅圖)金峰寺要找道場也 找了十年了。我說你好好修行,修到時間到了,護法就來了。在這 裡大殿每邊一排有九個拜墊。在金峰寺每邊三個拜墊而已,差你們 這裡三倍。所以你們有福報、有修行,法師有福報、有修行。所以 我們就沾了他們的光。所以別人說要找善知識。找什麼善知識?是 善知識來找你的,你要搞清楚。你哪裡有眼睛能看得出來是善知識。 比如一乞丐,你看著是乞丐,但其實那是菩薩你都看不出來。修行 要靠誠心,感應道交。感應道極點就柳暗花明又一村,就有光明了。

師父覺得要這麼做呢?我看了書覺得很感動。師父要燃指供佛來表 示他的誠心。他成立道場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眾生。是希望可以幫助很多從大陸來的出家人。他們沒有地方住,很可憐,很悲哀。 他就找永惺法師,他現在已經圓寂了,他在香港非常出名的,是香 港佛教會的副會長。師父讓他來幫忙他燃指供佛,希望慈興寺能夠 早日成就一個可以接引十方的道場,可以安僧。怎麼燃呢?這是有 方法的,不是隨便燃的,要不然就暈倒了。恒益師就是這樣,她聽 到師父說要燃指她很感動;師父燃指,她也燃指。她燃了一點點就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快拆開來,要暈倒了。」她只是燃了一點點。

在師父準備要燃指的時候很多弟子都趕來了。大家聽得消息聞風而 至。跪下來跟師父說:師父您不可以燃指,你有很多大的事情要做, 怎麼可以燃指呢?你燃指了,身體缺陷了,病了,怎麼辦?慈興寺 還沒有建好。大家哭啊、鬧啊,跪著求師父不要燃指。師父就沒有 辦法,看眾生的因緣就是如此,菩薩就是這樣的,於是就應他們的 願,就放棄燃指。師父沒辦法,就想要怎樣求護法龍天來幫忙完成 慈興寺的工程。《覺海慈航度香江》書裡面有記載。大家不讓他燃 指,他就用其他方法。修行有很多方法的,以這來感應。

有一天,恒益法師去田那邊除草、種田。天還沒亮,她看見有一個 黑影走幾步就拜一下,走幾步就拜一下。原來那是師父。他還被這 一袋英泥,比一袋米還重,有五十斤。一邊拜一邊上山,就是用這 樣三步一拜來感應。

慈興寺是在山腰上。我以前年輕二十多歲的時候,上山要一個多小 時。如果陪一個老人家上去要三個小時,早上出發要到中午才能到。 因為走一會,又要休息一下。那不是平路,路是崎嶇不平的。現在 的路比較好,以前的路更加崎嶇不平。師父就是這樣子感應道護法 龍天的幫忙,才能成就慈興寺。在當時物資那麼缺乏,走路上山都 那麼困難。而且還不是用木頭蓋的房子,而是用水泥蓋的。如果沒 有護法龍天的護持,真的不容易。

我以前去慈興寺,那有一個地台,日久失修就都爛掉了,整個凹下 去,很難修復。當時有一幫男眾皈依了之後,每個禮拜都會上去慈 興寺幫忙做義工。我就在廚房做事,他們就修復地台。但是當時運 送物資是很不容易的。當地有一些英國軍看見就問:這裡爛掉了, 妳一個老比丘尼怎麼修復呢?這個地方很難運東西上來的。太辛苦 了。於是他們就發心,從軍隊裡面調到了一架直升機,幫忙把鋼筋 吊到山上。這本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你修行就不可能也可以 變成可能。恒益法師就有這樣的感應。

再講上人三步一拜。上人在慈興寺做完工就回到西樂園寺。當時有 一位居士看見上人,怎麼師父的褲子破了,而且還流血。他就問師 父。師父就說:「沒事。不要多管閒事。」這是師父的一貫用詞 「多管閒事」。那個居士見師父不說就問其他人。別人才告訴他說: 你都不知道。現在有車去大嶼山,以前沒有車,是坐船的;先去大 澳,然後從那裡坐船,走路上山。上人半夜就出去了,十二點多去 坐最後一班船去大澳。三步一拜,拜上慈興寺。你看褲子都拜破了, 膝蓋都流血了。他們聽了覺得好心酸啊。上人就是這樣子修行,來 成就眾生的道業。

在《覺海慈航度香江》這本書裡邊,有很多上人的修行事蹟。

再來講一個我的經驗。這個戒定真香,上人真的全身都是香的── 如果他給你聞的話。上人要度你的話,他有很多方法的。在香港佛 教講堂我第二次見到上人的時候,他就跟我說:「來!跟我剪腳趾 甲。」他就坐在沙發上,我就過去蹲著,慢慢剪。我記得腳的大拇 指是灰指甲,厚厚的,好像有蟲。上人說:「你看!那個蟲都欺負 我。」灰指甲裡面有細菌,可能是上人以前經常不穿鞋子,可能感 染了細菌。他說「那個蟲都欺負我。」其實這裡面是有含義的。但是以前剛學佛,哪裡懂。在西方度眾生是不容易的,都是常常被人 欺負的。

我慢慢剪、慢慢剪。佛的身體要很小心的剪,不然弄破了我就慘了, 「出佛身血」,我就完了。剪完以後,在那邊過了一夜就回家了。 我坐巴士回家,就聞到我的手香得不得了!我對佛菩薩說,我真的 沒有騙你的!真的香得不得了。一陣陣沉香的香氣。我就想這是怎 麼搞的,真的是太好的回報了。洗手也洗不掉的。我那個時候太笨 了,應該把師父的指甲保存起來,那是寶貝。可是我怎麼處理呢? 我很記得我把那些指甲放在了佛教講堂的一個花盆裡面。

回到家裡我就跟我媽說:「媽!我給師父剪完指甲,現在手香得不 得了。」我媽說:「你師父真的有修行。你帶我去見一下你師父。」 真的是聖僧。那麼香,簡直不可思議,這樣的事聽都沒聽過。改天 就帶我媽媽去見師父。

但是,我媽媽真的業障重。我以前皈依上人以後,隔天我就不能吃 肉了。很奇怪的,真的是師父的加持力。我學佛半年就皈依上人。 回家第二天以後就不能吃肉了。好奇怪的,吃不下了!吃素也是我 的業障。我的父母一直反對。我以前是瘦瘦的,皮包骨的。現在胖 了,你們大概不相信我以前是那麼瘦。我媽說:「妳這麼瘦還不吃 肉,吃素沒營養,妳都快要死了。」她一直就反對我吃素。我都不 管,我脾氣也很剛強的,我要做就是要做。我就堅持,上班都一直 吃素。以前沒去現在那麼流行吃素。那個時候還吃雞蛋。天天吃雞 蛋炒飯,吃了半年。後來看見雞蛋我都要吐了。我就是這樣子堅持。

那一天我媽媽看見師父,就噗通跪了下去,說:「師父啊,師父啊, 你叫她不要再吃素了。」天啊!你看我業障多重。我很記得師父當 時怎麼說的。他看我媽媽,就好像是跟一個很親的人講話那樣說: 「哎呀,你不要管她這麼多啦!」師父對眾生的慈悲心,他第一次見我的媽媽,可是他講話的表情就像跟他的親人講話一樣。他的表 情我表達不出來。但是師父對我媽媽就好像對他的親人一樣。這樣 去感動人家。

所以我們跟人家相處、我們去教化眾生講話也要很和合,給人家一 種親切感。把人家當成是自己的親人一樣的跟他講。你把你最真心 的話講出來,用你的真誠心去感動別人。這樣的話你度眾生,他能 感受到你的親切感,就很容易被你感化。其實這個就跟觀世音菩薩 的慈悲心一樣。我們佛殿的佛像都是慈悲垂眉的。你看金佛寺外面 那十八羅漢個個都是瞪大眼睛的。菩薩的慈悲、相貌跟羅漢的境界 不一樣,相貌也不一樣。最後我要說:

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
勝彼世間音,是故須常念,
念念勿生疑,觀世音凈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