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近藏法師 – 金佛寺的豐盛法筵

(2016年) 近藏法師 – 金佛寺的豐盛法筵

比丘尼近藏講於 2016 年 9 月 23 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阿彌陀佛!
我是近藏,在台上練習講法。如果有說的不圓滿的地方,請大家指正。

今年六月到八月這段時間,我在加拿大溫哥華的金佛寺住了三個月,今晚就來 談一談個人這三個月的一些感受。在這三個月裏面,有三個禮拜的華嚴法會, 一個月的地藏法會,還有一個禮拜的《梁皇寶懺》。所以,這段時間算是金佛 寺每一年裏法筵最豐盛的一個時刻。在法會的期間,除了要誦經,每天中午都 需要講法。今年的四月,我們就決定講法的主題。華嚴法會的三個禮拜,我們 介紹中國禪宗的三個法脈。四個禮拜的地藏法會,我們介紹明末四大高僧。最 後的梁皇寶懺,就是聽比丘法師的開示。所以這七個禮拜的講

法,除了不懂說 中文的老法師,所有的比丘尼和沙彌尼,每一個人都要講。講的主題,大家用 抽籤的方式來決定。雖然大家都很緊張,可是大家都願意嘗試。不會用電腦 的,就卯足了勁學習如何上網找資料,甚至學習如何做投影片。沒有一個人推 辭,因為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這是我們該做的。

當有人抱怨資料很艱澀難懂,尤其是介紹中國禪宗,根本就不知道公案裏面的 意思在講什麼。最後,大家的共識就是—講自己懂得就好,不懂的不要講。因 為我們每個人都是在學習,只要願意嘗試,就是值得鼓勵的。在這樣子的一個 氣氛之下,懂得多的人就會幫助懂得少的人,一同完成這個團隊的工作。這份 團隊的精神,其實一直到現在,依然在我心底迴盪。我希望自己在所處的每個 地方,能夠跟大家一起形成這樣的凝聚力。

在華嚴法會期間,因為是介紹中國禪宗的法脈,所以聽了許多禪宗的公案。當 然有些懂,有些不懂。可是不管懂不懂,這些公案畢竟都是祖師大德用來接引 對機的眾生。聽過雖然覺得很有趣,但是最重要的是要把這公案的道理拿來 參。下面就是一個對我有所啟發的公案,提出來跟大家分享。在六祖大師的門下有兩位很有名的禪師,一位是石頭希遷禪師,一位是馬祖道一禪師。這兩位 禪師在當時都非常有名,所以跟著他們參學的人也很多。

有一天,有一位參禪的修行人,他到石頭希遷禪師那邊參學。希遷禪師就問 他:「你是從哪邊來的?」這個禪和子就說:「我是從江西馬祖道一禪師那邊 來的。」於是,石頭希遷禪師就指著旁邊一塊很大的木頭,跟他說:「馬祖就 像這個木頭一樣。」然後這個學禪的修行人就跑回去跟馬祖道一禪師說:「石 頭希遷禪師說你就像木頭一樣。」馬祖道一禪師就問他:「那塊木頭有多 大?」禪和子就回答:「好大好大。」然後馬祖道一禪師就說:「那你很辛苦 啊!把它從那邊搬過來。」所以這個公案對我而言有一些警惕性,過去有很多 放不下的事情,其實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拖拖拖,一直搬搬搬,搬到現 在,都不覺得辛苦。可是當我聽完這個公案以後,我發現其實那些都是多餘 的,早該在那個時候就要放下了。因此我決定,我要試著把它們放下,這是在 華嚴法會聽禪門公案給我的一些啟示。

還剩下一點時間,我來講一下在《梁皇寶懺》聽法師講《信心銘》的心得。在 講解這個《信心銘》的時候,法師跟我們講了一個故事,是關於上人在香港的 三個弟子。這三個弟子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親近上人,三個年經人都非常的聰 明,善根也非常的深厚。他們在上人的座下學習佛法,也幫道場做很多事。上 人曾經講過這三個弟子有三世都是做過方丈的,可是最後他們沒有一個人出 家。有一個成了珠寶商,擁有很多的財富。可是她兒子娶媳婦的時候,才發現 原來是一個騙局,對方只是要騙他們家的錢。舉行婚禮的時候,新娘不見了。 第二個弟子後來也是結婚了。有一天,他把上人親手畫的一張佛像還有很多的 佛書都送回道場。然後寫了一張字條,說他不再需要這些東西。法師說,上人 親手繪製的佛像,事實上在這個世間只有兩張,而他擁有其中一張,但最後退 還給道場。第三個弟子,他結婚,離婚,然後又結婚。所以,法師說這三個弟 子曾經三世做過方丈,而且是在唐朝做過方丈。唐朝的出家人要經過一連串的 考試,所以是非常優秀的。但是輪迴到今天,他們的信心流失了,對三寶的信心流失了。所以法師說,真實的信心要怎麼建立?要真正見了道,這個真實的 信心才會建立起來。

那麼要怎麼樣見道?怎麼樣才能夠見到這個道?《信心銘》開宗明義就說「至 道無難,唯嫌揀擇」。只要沒有人我好惡的分別心,不需要任何的造作,這個 道自然會顯現。因為這是人人本俱,清淨本然的。可是,我們卻經常卡在怎麼 樣去掉人我憎愛的分別心。我們經常卡在這一關,境界現前的時候,習氣就浮 上來了。所以法師強調,這個時候需要忍,這也就是上人一直提醒我們:忍是 無價寶。所以只要善用忍,我們就可以逐漸從二元相對的世界,回歸到絕對的 真如理體。聽完《信心銘》,我非常強烈的這個分別心沉澱了很多。我也開始 比較會提醒自己,迴光返照,看看自己,雖然這還談不上是清淨心。回來這十 幾天,我一直回想在金佛寺聽到的這些法寶,希望自己能夠常常保持這種覺 性,在修行上面更上一層樓。

還有一點點的時間,除了《信心銘》以外,在介紹明末四大高僧的時候,我個 人是抽到介紹紫柏大師。紫柏大師他這一生非常推崇的就是毘舍弗佛的傳法 偈,這個傳法偈也成為這一段時間觀照自己的一個法寶。紫柏大師他用這個傳 法偈教導眾生,自己也專持這個偈誦。但是他非常謙虛地說,「雖然我一直持 這個偈誦,但事實上我只懂了一半。」那麼結尾的時候,我就把這個偈誦念一次

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
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今天就跟大家結法緣到這裏,阿彌陀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