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放生法會恢復

每月放生法會恢復

金佛寺放生法會將在 2 月 25 日(星期天)早上 10:20 恢復舉行。由於溫哥華碼頭浮台有人數限制,只夠寺廟的義工們上去幫忙,諸位大德可從停車場位置念佛超度。

歡迎諸位蒞臨本寺參加法會,我們一起為地球、為世界、為國家、為社會、為家庭盡一份心力,邀請您的親朋好友一起共襄盛舉。

2018 新春祈福法會

2018 新春祈福法會

◎2月11日(週日)下午一點至三點,舉辦【抄經法會】

◎2月15日(週四)晚間八點開始,舉辦【除夕點燈、撞鐘祈福法會】

◎2月16日(週五,大年初一)至2月22日(週四,大年初七),啟建【三千佛懺】法會

◎2月18日(週日,大年初三)早上十點,有精彩的【太鼓】表演

黃鈺惠居士結法緣 – 我與金佛寺的因緣

黃鈺惠居士結法緣 – 我與金佛寺的因緣

黃鈺惠2018年1月14日中午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 我與金佛寺的因緣 – MP3
 


 

大家好,我是 Janice,我來自臺灣,在 2010 年底的時候來到溫哥華工作,之後和先生結婚就繼續留在溫哥華。在臺灣讀書時候主修美術工藝,同時在校外學習鼓樂。畢業之後因為喜歡樂團的工作就開始跟著樂團演出和教學,最忙的時候曾經在臺灣甚至海外教學鼓樂、演出,最常搭乘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車和飛機,從臺灣最北到最南以及海外,都有我鼓樂教學的足跡。

在臺灣一直工作到我快要 30 歲那年,覺得自己在一生當中應該要到海外打工度假一次,就在 2010 年申請了旅遊工作簽證來到溫哥華,從事臺灣文化籌辦活動,在結束溫哥華的工作簽證後,因為工作期間認識了金佛寺 GBM TAIKO 的一位夥伴,他知道我對鼓樂非常有興趣,便引薦我參與金佛寺鼓隊的練習,因而開始了我和金佛寺的緣分。

在金佛寺鼓隊 GBM TAIKO 練習過程中,認識了一群喜歡鼓樂的夥伴,也更進一步認識了金佛寺的法師們。雖然我在成長過程,家中從小就是在一貫道的環境長大,爸媽在我出生之後就讓我求了道,小時候常常跟著爸媽到一貫道的佛堂,與金佛寺的佛教禮節較沒有接觸,但是來到金佛寺,卻一直都覺得和小時候跟著爸媽到佛堂一樣,覺得的熟悉、輕鬆自在、有家的感覺,都不覺得陌生有距離。之後也慢慢的有機會參與金佛寺的活動,像是參與 GBM TAIKO 的演出,後來還因為法師給我學習的機會當了敬老節主持人,甚至現在可以每月來到佛寺煮飯等等,都豐富了我在溫哥華的生活,不只充實還很有意義,很感恩老天爺讓我在溫哥華可以遇到這麼多善能量的朋友。

因為喜歡打鼓,而有機緣來到金佛寺,也常常讓我想起我的鼓樂啟蒙老師告訴我的一句話,他說:打鼓就像修行;打出的鼓聲聽起來是否專注,演奏出的鼓聲同時也反映了自己身心靈狀態,聽見自己鼓聲的同時也如同照鏡子一樣的看見自己。覺得修行不分宗教信仰、也不分宗門別派,道理都是相通、一樣的。

來到溫哥華一直讓我覺得最感恩、開心的,就是在金佛寺認識了一群佛心來的朋友和法師們,也很感恩仲法師、感恩近育師,因為法師們的包容、關愛和提攜,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很有福報,期待有一天,我也能時常成為能夠帶給其他人幸運、延伸大愛的人,謝謝大家。

恒良法師結法緣 – 阿彌陀佛的感應

恒良法師結法緣 – 阿彌陀佛的感應

阿彌陀佛的感應
牢籠裏邊的菩薩 — 馬先生
恒良法師2018年1月7日中午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花蓮有一位李居士,他是個慈善家,經常做好事,其中一件好事就是他會到監獄幫忙。就是在那個時候,這位李居士介紹我們認識一位馬先生,這位馬先生是一位監獄長,他的心願是希望這些囚犯出獄之後,可以過一些正常的生活。

馬先生在監獄裏面給囚犯一些職業的訓練,譬如教他們怎麼做衣服啦、玉石的雕刻啦,甚至於他們會出版一些東西,讓他們在技能上面可以學到一技之長。他覺得宗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在他的監獄裏面有不同的殿堂給不同的宗教;譬如說基督教的、回教的,當然也有佛教的。

Read More Read More

六祖法寶壇經講座

六祖法寶壇經講座

六祖法寶壇經講座 — 一窺禪門教科書

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主講人:近育法師

每星期日下午 1:00 – 2:30
除了每月的第一個星期日拜懺之外

近忍法師結法緣 – 談父母念佛往生的故事

近忍法師結法緣 – 談父母念佛往生的故事


近忍法師2018年1月6日中午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 談父母念佛往生的故事 – MP3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

我是近忍,今天輪到我結法緣,我一結法緣,我又高興又害怕。

高興的,是我很喜歡跟大家結法緣;害怕呢,因為我文化水平有限,普通話說不好,口音很重,膽子很小。如果說不好的地方,請大家多多忍耐,指教我,我很感恩。

這是我第一次來加拿大,是千山萬水才來到這裡的。我是中國浙江溫州人,1988年移民到法國,2013年我在萬佛城出家。這次我從法國過來,上機又下機,下機又上機,一次又一次,途中差不多30多個鐘頭才到溫哥華。在途中,都是我的師兄近諦師照顧我的。

我來到金佛寺的第二天就是彌陀法會了,在這裡有很多的第一次,好比第一次來到金佛寺,第一次作悅眾打木魚──我很感謝法師慈悲,真是很感恩。

法師安排我作悅眾,第二天法會,法師說下午要念佛三個鐘頭,維那和我就輪流每人領眾念八句一次、八句一次。我自己平時只是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這樣一直念。八句一次念,我還不懂念。法師告訴我,要輪流念,我心裡有點擔心,後來上去念的時候,我自己用手指頭一次一次數,維那念八句我接過來念。第二支香,我很自然的就不用數手指頭了。我是這麼笨的人,我不怕大家笑我。

接下來我說真實的故事給大家聽,就是我爸爸媽媽念佛的因緣。

2007年,我們的法總法師到法國弘法,我打電話叫我爸爸媽媽皈依,我爸爸媽媽說好。後來我打電話給我爸爸,說皈依法總僧團、宣公上人做他的弟子,你要拜一萬拜,不能殺生要吃素。他說好。

我爸爸那一年是85歲,他拜一萬拜,只拜了23天就拜完了,最後一天拜2300拜,他說那一天的日子很吉祥,他就拜完了。我媽媽拜一個月,一萬拜她拜完了。我爸爸媽媽家沒有這麼好的拜墊,就在那個硬凳子這麼拜。

後來我叫爸爸媽媽念佛,我爸爸呢,他老人在家沒有事啦,就整天拿著一串念珠不停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2014年2月我爸爸往生了,那一年爸爸是91歲。在往生之前,他說他身體不好,我姐姐跟妹妹趕快把他送去醫院;到了醫院,醫生就說他內藏都老化了,不需要看了,就叫我姐帶回家去。爸爸回到家就直接躺在床上21天,這21天他是整天念佛的。

隔壁的鄰居來看他,爸爸說:「我跟你們再見了,我要去阿彌陀佛那裡了。」那一天晚上他跟我姐姐說:「我要去阿彌陀佛那裡,身體要乾乾淨淨的去。」就叫我姐姐把他扶去廁所大小便乾淨,叫我姐姐把他身體洗好。第二天中午的時候,他嘴念阿彌陀佛就往生了。

爸爸往生的那一天,他說,他聽到有小木魚在他的耳朵旁邊打,所以爸爸也就交代我姐姐,他往生的時候,要請法師過來念佛,要念兩天佛。

我爸爸91歲,他身體很瘦,以前他皮膚是很皺的。爸爸往生,我知道我回去的話我會哭,那時候我也出家了,還好我有個姐姐很能幹的,所以就沒有回去。

爸爸往生之後,2015年我回法國,我弟弟給我看爸爸往生的相片,91歲的相片看起來像60歲一樣,臉紅潤紅潤的,一點皺紋都沒有。我知道爸爸他一生都是做好事的,他都是好事留別人,不好的事留給自己。

再說我媽媽,她是77歲中風往生的。媽媽往生的時候,頭三天臉色很難看的。我姐姐跟我說,她在路上碰到一位認識的佛友,就跟她說我媽媽往生了,這位佛友就主動帶了五六個人到我家來幫我媽媽念佛。

這位佛友看到我媽媽臉色很難看,她就跪在我媽媽靈前,念了一天一夜的阿彌陀佛……。我姐姐跟我說,看到媽媽的臉就紅潤了,白煙從她的頭頂上冒出來;姐姐就告訴這位佛友,這位佛友就把媽媽戴的帽子拿起來,摸摸她的頭,她的頭頂很燙很燙的──在場的所有的人都看了。姐姐跟我說,媽媽的樣子變成一個20多歲男子的樣子,眉毛都長出來了,鬍子都長出來,鼻子都高起來了。

你看,去幫助人家念佛,是多麼重要啊!

這個發願是很要緊的。2012年我回中國,帶媽媽去看醫生,晚上住旅館,我拿水來幫她洗腳。媽媽摸我的頭,一直叫我「我寶貝女兒、我寶貝女兒……」,我跟媽媽說:「您很喜歡我,我們都念阿彌陀佛。」她說:「好啊!」她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了幾句,又摸摸我的頭。我說:「您念佛,要專心念,一定會去西方極樂世界;如果不專心念,就去不了西方。」我問她:「媽媽,如果西方去不了,您來生做什麼呢?」她說:「我來生要做個男的出家人。」聽她說出家,正好這一年我在萬佛聖城就報名要出家,我就問她:「媽媽,我出家,您同意嗎?」她摸摸自己的頭,她叫我同修的名字,她說:「我已經把妳嫁給他了,他如果同意,我就同意,我不會反對。」她又說:「我七個小孩子,就是妳能做到出家,其他人都做不到。」

時間到了,今天是佛七圓滿的日子,祝大家早成佛道!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