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揚法師結法緣 -上堂齋的功德 / 學佛出家的因緣

恒揚法師結法緣 -上堂齋的功德 / 學佛出家的因緣

恒揚法師 2017 年 9 月 17 日中午結法緣於金佛聖

* 上堂齋的功德 / 學佛出家的因緣 – MP3 | PDF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阿彌陀佛!

講故事好嗎?(大衆回答:好)上堂齋啊!我想上堂說法,它的功德是很殊勝的,跟普通供齋不一樣啦。供齋,就是供齋的功德;上堂說法有兩項功德,是二合一的修行。上堂齋嘛,那就是有供齋,但是又有請法囉,請和尚說法;所以有請轉法輪的功德跟供齋的功德兩項。那麼上堂說法是很殊勝,是因為它除了修福還有修慧。

今天是地藏菩薩的聖誕,我想應該要談談地藏菩薩,好不好?(大衆回答:好)你們金佛寺是很特別的,每年都有一個月念《地藏經》啊,對嗎?所以是很特別的。

你們讀《地藏經》就很清楚了,在〈分身集會品第二〉的時候,所有的分身地藏菩薩來到忉利天,各地獄、各世界的地藏菩薩全部飛到忉利天,所有的身體匯成一個身體,這時候佛就咐囑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自己也是出家很多年之後才發現到,因為我們都是有念《地藏經》的嘛,很多人在出家之前一定誦《地藏經》的,多數是這樣,因為要學佛、要修行先要滅業障嘛!業障不清除,你很難修啊,在修行過程很多障礙;很多人會修一半,就退道了。所以地藏菩薩對我們人間的人是很重要的。那麼這是為什麼?

原來《地藏經》裡面有答案,就是釋迦牟尼佛交代地藏菩薩說,彌勒佛沒成佛之前,我走了之後呢,所有的這些衆生,因為離佛越遠業障就越重啊,所以他們就更很難修行。像這一類的衆生呢我希望你幫我照顧他們,一直到彌勒佛來,彌勒佛就會授記他們證果。但是在彌勒佛沒來之前,這一些我入涅槃之後的衆生全部由你來照顧。所以呢所有的佛教徒都是會念《地藏經》啊,念地藏聖號,因為是釋迦牟尼佛特別交代他照顧我們的。

你們知道觀世音菩薩他的德行,特別是在大什麼?大悲,對吧!地藏菩薩大家都說他是大什麼?大願。可是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裡面講,他的德行不只是大願,他還有大悲。

他的悲比任何的菩薩還強,你知道為什麼嗎?所以這部經講,你如果求百千萬億或者恒河沙數的菩薩,於百劫中這麼長時間一直求那些菩薩解決你的問題,不如你用一餐的時間求地藏菩薩,馬上感應;他比任何菩薩都勇猛精進要拔衆生的苦,所以他是大悲的菩薩,明白嗎?

然後他有大願哦!「衆生度盡方成正覺」。所以因為這樣,他迫切心要救苦衆生比任何一位菩薩來得勇猛。所以你們如果有任何的問題求地藏菩薩,他是超級快的。

好像我們出家越來越久的時候呢,也有感覺到自己過去世也是修行人;就會慢慢知道了,絕對不是今世無端端跑來出家,就很多世以前已經有出家修行了。但剛出家的時候呢,乃至於沒出家之前,自己都沒有感覺說自己以前是一個出家人,沒有的,要修很多年之後才會有這個感覺。

那麼我為什麼講這一點?就是說我們衆生輪迴在娑婆世界,每一生一世都有隔胎之謎,一出來什麼都忘記了。那像我自己也是亦復如是了。我佛緣是在十歲就成熟,我的家人都沒有學佛,那為什麼我就會佛緣成熟?這是過去世發的願,應該是這樣。但是當時成熟了的時候,也沒有說要出家修行,就是很喜歡,就剛好遇到浴佛節。

當時我是住在一個鄉下,那個地方不是每年說浴佛節會遊行的,沒有的。可是在1979年那一年的浴佛節呢,他就舉行遊行了。我們不叫浴佛節,我們叫衛塞節;衛塞節的意思就是三期同一慶,就是那一天要慶祝釋迦佛的聖誕、成道跟涅槃,是全國的公共假期 holiday。

就是那一年,我們小孩子好玩嘛,知道今天晚上有遊行啊,我們就一大幫小孩出去看熱鬧。我看到那些隊伍來的時候,每個人拿著蠟燭,我就很高興啊,跟他們要一支跟著走,好像我變成他們的一份子,我就非常歡喜。

第二天的時候呢,我們一大幫小朋友就互相商量說,昨天那個隊伍是附近有一間佛堂派出來的遊行團隊,他們有去訪問那個佛堂,看到那邊很多小朋友會念經。所以他們說:「哎!那些小孩子會念經啊!」那我們聽了很喜歡,就說:「不然我們去那邊學佛好了。」

因為我們好像野孩子一樣,每次玩耍還會罵一些粗話這樣子。那我們知道要學佛不可以了,所以我們就約定說,好了,我們從今以後不要再罵粗話了,要學佛。

去到佛堂的時候,走了好遠,晚上又很暗,我們也是鼓起勇氣,走路去很遠,大概一公里這麼遠。走到佛堂的時候呢,就給人家拉去樓上上佛學班。因為我們是小朋友嘛,才十歲這樣,他就給我們上那個啟蒙級的佛學課。

那個佛學課的主要內容是講釋迦牟尼佛的故事,就他一生的修行,怎樣遇到生老病死苦啊,他才出家等等。那老師有課本給我們看,他又照課本讀給我們聽,我聽了我很喜歡釋迦牟尼佛的故事;再加上它的中文我又懂,所以我就產生好感啊!然後那個老師又有跟我們講說:「如果你們有興趣,禮拜四還有一個佛學班,是英文佛學班,你們也可以來上。」那麼我就中文組、英文組一起去。

可是你們知道嘛,後來我去英文組,才發現英文組的是小乘法的,大乘法的就是中文組,就啟蒙級了。然後到了英文組的時候,小乘法的老師教你唱佛曲,英文的佛曲,還有巴利文的唱誦,我到現在還會唱的啦;還有三皈依,還有五戒,每天一上課要先念三皈五戒這樣的。然後老師就教我們打坐了,教我們唱佛曲。因為我也很喜歡,所以就兩個一起學,大小乘全部修。

每年我們全國國慶日的那一天,就是馬來西亞國慶8月31號那一天,舉行全國性佛學考試,有啟蒙、初級、中級、高級四個級的。有人監考,然後所有考卷要寄去檳城總部那邊他們來幫你改,成績分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還有獎金的。

那麼我們佛堂也是附屬這個馬來西亞佛教總會,屬於他們的一個分支,所以我們都有參加考試。然後我們每個禮拜讀的佛學就是根據他們出版的課程教本,啟蒙級的課本有一到六年級的。因為那一年我剛好要考我們的小學考試五年級考試,我沒有空復習,所以我考的不好,成績剛剛及格罷了──8P。所以我第二年讀六年級,我又想再重考一次啟蒙,所以我讀了兩年的啟蒙啊。

然後到了初級的時候,開始就比較難了,就要背很多,其實都是要背的,背很多佛學名相。中級的時候就要開始要問答,除了ABC選擇題,還有問答題。他問你一個問題,你就要回答,用寫的了。沒想到那一年他就出那個「苦集滅道」了,「四念處」又分成「十六念觀」了,「十六念」那個我背得很熟,他就出那個,所以我就寫的很好了,我拿到全國第二名。啊!還有獎金,我開心的要死,有錢拿!多少錢?蠻多了,對我來說很多啦,小孩子又沒有賺錢,當然算多囉。所以我就很開心,有獎杯還有錢拿。到了高級就要寫文章了,就比較難了,就是那幾年讀了很開心了。

直到1983年的時候,恒實法師、恒朝法師、恒佐師,還有恒兆師來馬來西亞巡迴弘法,就來到我們那個佛教會。他一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就給我們順便推銷他的《修行者的消息》,還有《精進者的日記》,日記全部 free 的(免費的)。哦!他們擺出來很多書啊,還有上人的一些書都有擺了。

我就拿《修行者的消息》,讀啊讀啊。本來我去佛堂玩玩的,很好玩的,都是小朋友嘛,沒有說要修行的了,只是去玩玩,讀讀佛學班。一讀了《修行者的消息》,哇,追追追呀,追到整本看完了,我說我一定要變成像這個作者這樣的修行人,我要變成像他這樣,我就想要做那個修行人。很奇怪。所以我就開始認真了,不是玩玩了。我的老師他是知道了,他說我變了,每個人說我變了,我都不愛玩了,就是念經啊、聽經啊,就是這些了,不是去玩了,整個人變了。

後來就開始想要學《地藏經》,地藏菩薩了,可以開始修地藏法門。學《地藏經》,我就利用假期時間念,每天念一部了。我第一次發心要念《地藏經》的時候,對我來講,那個中文很深啊,以前還沒有拼音嘛,那時候很難讀。就有一個佛友aunty,她就發心要教我這樣子。那我就跟她一起在佛堂跪在佛前誦,我們兩個就一起誦。誦不到一點點呢,我就開始頭暈了,暈到整個人要倒下去了,我趕快站起來,我就走不到幾步就趴在地上了。念《地藏經》就暈倒啊,第一次練習念就暈倒了。那個居士就把我扶起來放在旁邊,她還沖一杯咖啡給我喝,趕快讓我 energy(恢復精力),所以喝了我就好了。

那麼她就跟我講了,她說:哎呀!妳想學《地藏經》妳有業障啊,所以妳才會這樣;不過不要緊的,妳以後慢慢念就不會這樣了。那我又相信她的話了,我沒有退了。剛好那一年讀初中班的時候,考完大考之後就有一個月時間,我就每天念一部了,那時候就迴向給我的姐姐,她剛好懷孕雙胞胎,我知道她很辛苦。所以我就說:好了,我專門念《地藏經》迴向給你。就幫她迴向。

然後等到要開學了,我就知道明天是最後一天不用念了,我也很開心,我說:啊!明天終於不用念了,可以上學了。我一打這個妄想,晚上我就做夢了。在夢裡面,我跟很多人在外面的大廣場跪著念《地藏經》啊,念念,念到一半的時候,我往旁邊一看,天空中就有一道佛光出來了,那個光「嗖」地過來,就變成地藏王菩薩,好像唐僧的那個服裝這樣子的那一幅畫了。那時候我還沒看過那幅畫,就毗盧遮那帽這樣的,紅色的袈裟,好莊嚴啊!地藏菩薩從光就現成地藏菩薩,五顏六色這麼莊嚴哪。然後一下子他又變另外境界了,變成地獄的地藏菩薩了,很多地獄衆生,然後他的形狀、他穿的衣服就不是那個袈裟式了,就比較暗淡的,但是也是由其他各種顏色組合,也是很大尊,就是示現菩薩救度很多地獄眾生。就這樣子就醒過來了。

我就問很多佛友:為什麼我夢這個,到底什麼原因?他們又跟我說:可能是因為妳發好心念給妳姐姐了,所以地藏菩薩就給妳感應,就給妳一個好夢了。有的人又說:可能地藏菩薩要妳繼續誦啊!可是我不可能嘛,要讀中四(form four),哪裡有空讀。那我就沒有繼續誦。這是第一次夢見地藏菩薩。

後來1985年就參加一個佛七。我們鄉下有一個寺院,叫淨業寺,那老和尚叫定光法師,他荼毗之後,他的心臟變成一尊觀世音菩薩,到現在還在的。這老和尚每天誦〈楞嚴咒〉的,背〈楞嚴咒〉的,你看他很慈祥,原來他裡面有密行啊。就是這老和尚他在圓寂之前,他發願說要辦三年佛七。

馬來西亞是很難找有人帶領人家打佛七的,所以他從臺灣請煮雲老法師的團隊,他帶二十多個人來帶領我們打佛七,我們兩三百個人打佛七。煮雲老和尚女衆徒弟慧淨法師她們是做維那,一批都是比丘尼了,然後有一些居士,總共有二十多個人來帶。第一年好像我沒有參加,反正我1985年參加那一次,煮雲老和尚就已經圓寂了。但是已經約定要來三年嘛,所以他們的主辦當局就請了妙蓮老和尚,就是這個台灣靈巖山寺的開山法師妙蓮老和尚來馬來西亞打佛七,他就作主七和尚。

那一年打佛七呢,我就覺得我不是在念阿彌陀佛,我一天到晚打的都是想出家的念頭。就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一批比丘尼帶我們打佛七,我就很希望自己變成她們的一份子。

然後老和尚晚上講法開示,講的讓我想出家了。他說什麼?我永遠都記得。他說:「我們學佛目的就是要了生脫死,你如果不要死,你想了生脫死的死要脫離,你就不要生囉,一出生一定會死的嘛,註定的!你不要死,那你就不要生啦;那你不要生的話,你就不要有淫欲嘛。淫欲才會生小孩,小孩生出來了,那個小孩將來會死嘛。」所以我就覺得很 logic(符合邏輯),因為我是學 mathematics,數學。我就覺得:不要死,就不要生;不要生,就不要淫欲嘛!所以他說就要出家修行。他就這麼講。

我一聽了這句,哦!就一條路要走,一定要出家。然後他又鼓勵我們說:「佛教現在人才凋零啊,佛教三寶就像香爐的三個鼎,現在有一根鼎已經要爛掉了,如果那一根鼎爛掉的話,剩兩根足,這個鼎就會倒下來,所以佛教現在是僧才凋零。希望你們發發心來出家,最好是男衆啊,那女衆也OK了。」他是希望男衆多一點嘛。

當時我一聽到這個,他說:「你們誰想出家的,你們舉手。」就這樣問我們。我就很天真,我真的想出家,我就舉了。全場每個人看到底誰舉,結果看到我一個人舉;還有一個男衆,那個男衆是老人家了,我看五十多歲以上啊。後來我才發現那個男衆是誰,你知道嘛,你應該認識的,就是那個恒陵的爸爸,他是開taxi(計程車)的。就是這樣,全場兩百多個人,看到我這個小女孩舉手。慘了,我就很出名,所有的人都認識我;然後就傳,傳到我媽媽耳朵去啦。

我慘啦,就給她罵半死啊。「你這麼衝動啊,讀書沒有讀好,就跟人家出家。」她最怕我學佛的結局就是去出家了。我媽媽早就跟我講,她不敢直接說你不可以怎麼樣不可以怎麼樣。她直接用我外婆的名義來講,跟我講:「你外婆說啊,小孩子不可以去臺灣。」因為她說臺灣很多出家人,當時馬來西亞很少。「第二、要等老了才能夠吃素。」可是我跟你講,我聽我媽媽這樣講,我知道她怕我出家;但那時候我心裡都已經想:我有一天一定要吃素。

每次佛誕日,佛堂就有的吃,那天我就全日吃素了;初一、十五佛堂有吃素我也去吃,就這樣越來越多。有一次很奇妙,連續三天又是佛誕日,又是什麼日,三天佛堂有的吃,所以我就連續三天吃素。第三天我回到家裡看到我媽媽做糕點,我說:「這個有沒有葷的,有沒有肉的?」她就以為我從今以後不肯吃葷了,她就發心煮素給我,一直到我後來出家。就很奇怪啊,她明明是反對我,到最後她誤會我以後吃長素就煮給我了。因為我連續三天有的吃嘛,是這樣的因緣。

那麼最重要就是說,你們知道他辦這三年的佛七,很多人都來跟上人出家了,恒禪師、恒陵師、恒麟師,還有恒仲師,她也是參加了,你問她。但是她是不是跟我同一批,我不知道。有三年內我們很多人,就是有善根的人都跑去打佛七,後來就跟上人出家了。

我知道我很難出家,因為媽媽很反對,但是我已經發心一定要出家,就這樣我就讀到上人的《地藏本願經淺釋》。因為我曾經念過《地藏經》嘛,所以我現在想回去了,原來我念的《地藏經》跟地藏菩薩今世的緣,就是念了《地藏經》結了這個緣,就給我讀到上人《地藏經》的淺釋,唯一那時候讀到的就是這一本。

讀到上人淺釋,就讀到那一段,師父說:「地藏菩薩是大願王,無求不應,你們求成佛一定能夠成佛,求什麼就滿你的願。」那時候看到上人講這個,我開心的不得了。我說:「哦!成佛是最難的,都可以滿你的願,何況出家嘛。」所以我看到上人講求出家得出家,求成佛得成佛,好像這樣解釋,所以我的信心就來了:我只要找一個人我就可以出家了,就是找地藏菩薩。上人給我最好的答案。

因為佛教會要常常請不同的臺灣法師過來弘揚佛法的,有一次上人帶弘法團是1988年,before八八年就來了佛光山的,星雲法師帶來二十多個人,比丘、比丘尼,都是大學生,都是 PHD 還有 Master degree都有的,也是浩浩蕩蕩,我們看了也是很仰慕了,都想出家這樣。但沒有成功。後來八八年,我看到上人帶的弘法團,就讓我決定要跟上人的。

以前我們在佛堂的時候,老師跟我們講說:上人是一個得道高僧,他是有神通的!他就這樣跟我們這樣講。他說:萬佛城是苦修行的地方。在以前就八十年代的時候,馬來西亞的人去到萬佛城出家,就因為冬天沒有保暖的衣服嘛,那個寒風吹,吹到進入骨髓這樣,很辛苦很辛苦啊,後來她就還俗了,就回來馬來西亞。

然後他也看到好像是馮馮居士寫的佛書,就提到說美國比丘就腳腫,腫得很厲害,然後馮馮居士就說他要給他維他命C什麼吃,那些比丘堅持就不吃那些維他命,就堅持要吃苦,身體不健康他們也忍啊、忍啊。所以我老師講,那邊是苦修行,不一定那麼容易跟的。就跟我這麼說嘛。所以我又是怕吃苦的人,我也不知道我可以跟上人嗎?我怕沒有資格。

但是就因為看到上人講這句嘛,「地藏菩薩是大願王,求什麼都會滿你的願。」所以就是因為這句話我信到底,我就是專求地藏王菩薩。我有上人的像,我就貼在我讀書那邊,我的老師就教我:「如果妳想要跟宣化上人出家,可以的,妳要每天打電話給他聽,跟他講。」我說:「怎樣打電話?」妳就點香,跟他點香,你跟他講,他知道的。他說上人有神通的。

所以我就相信他的話了,每天晚上復習功課,我一定到佛前比一下,舉香,然後又到師父的面前這樣,就在我讀書的地方我也這樣拜一下,我才去插香的嘛。

那我就跟他講,我說:「上人啊,我要跟你出家啊,你要保佑我,到時候我一跟我父母開口,他們一定要歡歡喜喜讓我走。」因為我知道這個父母反對你也是不好的,就不可以出家嘛。現在我還沒開口,他們都已經講到這樣了。所以我就求上人跟地藏菩薩,希望到時候我真的開口要走的時候,我父母要歡歡喜喜讓我走。第二我說:「簽證,什麼問題你幫我解決了。」然後我跟上人講:「弟子會答應你了,我出了家,我幫你翻譯經典,講經說法了。」我開了三個條件要幫上人,但我只記得兩個了,一個不記得了,糟糕。

我就發願我要幫他做三件事情,講法、翻譯經典這樣啦,然後就求了五年。然後就真的是我父母送我飛機來美國出家的,他們就知道我真的要走這條路。

那我以前知道要大學畢業才可以去美國,才可以跟上人,早期是看到他的佛書是這麼寫,所以我就想:我要跟上人出家,我一定要讀完大學才可以。所以我才拼命讀嘛,讀到後來拿(申請)到那個 computer science 就是電腦科學系,要去讀檳城大學的電腦科學系。

那我讀的目的是要拿到一個學位,我就可以去美國出家,就為了這個罷了嘛,是很單純的要去讀書了。剩兩個禮拜要開學,就要買一些東西,我一直吃素的。我一直探聽那些師姐,我說:「妳這個大學到底有沒有吃素的地方?」很不方便。然後學校又要求我們第一天來到學校穿的服裝要穿馬來裝,那個馬來人的服裝,我又不喜歡穿那種衣服。所以我就覺得,哎呀!一開學就給我麻煩了。又開始買一些罐頭,準備要去學校讀書。

還沒有去,已經買齊了,我就去我大哥家。去到我大哥家的時候,我大哥就透露了一點消息給我,說我爸爸講現在他供我去讀四年大學,花一點錢沒關係,反正以後她出來會賺回來的嘛。聽到這個,我說:「那我不可以用這一筆錢了,我一用,我還要回來還要做工,還了才可以去走我要走得路,我是沒有興趣上班的、做工的,我要直接修行的。」我嫂子也是這樣講,說:妳這樣的性格,妳這麼單純的人不適合在社會的了,妳本來就應該早早去讀佛學院的,還要讀多兩年大學先修班,又在浪費時間。她說:妳早就應該走了,不是拖到現在。我大嫂這麼樣鼓勵我,我大哥講了這些,我就立刻決定不要讀,很果斷的,不可以讀,讀了就耽誤我出家,不可以。那不讀了,就騎著摩托車單車「突、突、突」回家。

一路念〈大悲咒〉,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一直念一直念,為什麼呢?要回去報告,等會我報告說我不讀,我怕我爸媽說我怎麼搞的,既然決定了又不讀。所以我就一路一直念〈大悲咒〉,希望菩薩加被我了,讓我到時候開口,他們不要不接受啊。

我也很聰明,一回到家不跟爸媽講,先跟姐姐講,因為爸爸比較聽姐姐的話,就跟姐姐講。我說:「我不要讀了,我想直接去美國,還是什麼什麼,這樣。」她講:「OK,妳想怎麼樣我都 support(支持)。」有姐姐這個定心丸這一個回覆,我就安心。所以就跟我的爸爸媽媽講了。要去美國,我就去找 VBS,VBS 刊說一年要六千塊美金,那個什麼SLTP僧伽居士訓練班很貴。哪裡有錢,沒錢去讀,所以我又卡在那裡了。

又看到那個智慧之源了,當時說上人剛剛開了正法佛學院在花蓮東淨寺,那個是住宿免費,學費也免,全部免費。所以我好開心,不能去美國不要緊,就去正法佛學,也是上人的道場嘛,所以就趕快把我的資料什麼就寄去臺灣了,那時候就是持法師、良法師、雲法師她們看。她們就給我回覆,所以我就飛去臺灣了。還是用觀光簽證,而且那個簽證也是我的佛友幫我的。他假假寫說我是他的 clerk(書記),都沒有上班,騙說:我是他的 clerk,才可以拿到觀光簽證,給我一個月時間,而且還不可以延長,就說一個月就必須離開臺灣。所以這樣情況我也不管啊,反正就是要飛了,照樣飛了,飛去臺灣了。

一到了臺灣就去正法佛學院讀書,都不到兩個禮拜,上人就來了。1989年上人到臺灣弘法,實在有緣了。1988年見到他,他來我們的(馬來西亞)淨業寺,去那邊兩次。第二年又來臺灣,又碰到上人。

我當時不去讀大學的時候,我的決定令我的老師們覺得我這個決定很不好。他說:「妳要去美國,人家美國也不一定要收妳,妳應該就去讀嘛;讀的同時又再申請美國,如果美國不給妳,至少還有大學好讀嘛。妳為什麼就不去讀大學?」我的老師是佛友的老師,他這樣講我。可是我就想:我才不要這樣呢,我決定要走這條路,就是這條了,為什麼要走後路呢?我不要一腳踏兩條船。因為怕人家不給,又可以有這一個後路,我不想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我不要,就不要,就跑去正法佛學院嘛。

那去正法佛學院一個月,又不能待了,那時候終於給我目睹兩次的剃度典禮了;就是恒功師、恒選師她們,第一批是恒選師她們,第二批是恒功師。我看到她們出家,才知道原來小學畢業的、不用大學畢業都可以出家,我才知道我可以出家了,可以跟上人出家。

我去正法佛學院之前,是沒有跟爸爸媽媽說我要出家的,就說我去讀佛學院。到了佛學院看到上人可以收那些小學畢業生,我才知道我也有資格了,我是大學先修班。所以我就有跟上人講。因為她們在請求出家,是一個一個見上人的。

我就看她們那些想出家的就是一個一個問完話,就輪到兩個外面來的出家人,那兩個外面出家人也來跪上人說:我要去萬佛城參學讀書。上人就跟她們講了很多潑冷水的話啊,說不容易的,辛苦的,什麼什麼;又講到好像不鼓勵她們兩個人去這樣。我說:「慘啦,這個是出家人問,他都不鼓勵;那我還沒出家,我問他,一定跟我講你不用來了。」我多麼怕上人不給我去美國啊!所以那兩個比丘尼走了之後,就輪到我了。我跪下來,我說:「上人啊,我可以去萬佛城讀書嗎?」我就這樣講。「可以。」送我兩個字。

那我也沒有再問,第二天我就想直接在臺灣申請簽證去美國了,就想要拿觀光簽證。我要去之前,就看到上人坐在大殿外面沒事情,就這樣坐在那裡。我趕快跑去上人面前說:「上人,我現在要去申請簽證。」因為他已經講可以,我跟他講一聲囉。你知道他怎麼反應嗎?他說:「這個我不管。」多麼痛心啊,這樣子的回答。上人對我又很凶啊。之後還是有人幫我去申請。結果就是被拒絕,而且後面好像被印上不可以再申請東西這樣。你看,這不是很慘啊。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那時候就遇到臺灣的一個居士,她叫劉貴英。她就看到我,她也知道我在讀正法佛學院只是短期,不能待久。她知道我的狀況,她就跟我講,她說我有業障才有這樣的障礙。那我又相信她講的話了,她就跟我講要念《地藏經》,又是跑回去《地藏經》,又是講《地藏經》啦。她說:「我聽一個法師講了,如果妳要念《地藏經》很快有功效,你最好一天念三部。」她跟我這麼說。所以那時候我聽她講了,我就因為又不能待在臺灣了嘛,我就必須要回馬來西亞。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吃一餐了,每天念三部了。

回馬來西亞一個月時間,正法佛學院就給我信了,說:「恭喜妳了,上人答應妳了。」因為我走之前,我有跟良法師、持法師她們講說我要出家。因為我知道我有資格了,所以我就直接講我想出家。她們知道我要想出家就好辦了。所以良法師當時是年底,師父走了之後,她就帶恒選師她們一大批去萬佛城常住,順便她就把我的資料全部拿去萬佛城,就給師父看我的資料,說給我什麼簽證這樣嘛。所以上人就OK了,批了。

後來恒礎師跟我講,當時她跟著良法師一起見師父的時候,她們給師父看我的照片了,上人看到我的照片說:「哎呀!小胖子。」我不是很胖嘛當時,但我的臉圓圓的,他叫我是小胖子。可能我過去世是小胖子吧。然後就給我什麼呢?直接讀法界大學。因為我的資格是本來可以讀大學的嘛,他不給我 SLTP,給我法界大學,而且是世界第一個申請法界大學學生的簽證,直接去美國的,就給我這個 full scholarship, 就完全的獎學金,不用有什麼financial background是那一種喔。所以正法佛學院才通知我說:恭喜妳了,上人答應妳,讓妳去美國了,妳就等簽證、等 I-20 這些東西。

所以我就在馬來西亞等啊,那一年的萬佛懺前跟著馬來西亞團就飛去美國,直接就去讀法界大學,參加萬佛懺。才去三個禮拜就剃度了,就出家了。所以我沒有退,是因為相信人家跟我講我業障嘛,我就念《地藏經》,就念三部了,念不到一個月就 everything OK 了,就滿願了。

你看,本來那個簽證的後面寫不可以再申請什麼了。但是很奇怪呀,上人他們給我這些全部都不用問了,而且那個楊國新帶我去拿簽證的。我家鄉去到吉隆坡還要開車三個小時,我還記得我爸爸這樣一個 lorry車(卡車),很大的 lorry 車 ,十個輪還是六個輪那種,我坐著lorry車,很高的貨車,這樣子一大早從麻坡去到吉隆坡,又去一個地方見楊國新。

楊國新就跟我講:等一下簽證的時候,他一定會妳兩個問題。第一、馬來西亞也是有佛教,為什麼妳要選美國的佛教?他會問妳這個。妳要跟他講說,“Buddhism in US is more orthodox!” 妳要講這個答案!第二、妳一定要跟他講:我去了一定會回馬來西亞來服務!妳一定要講這個,妳不講這個,他看妳留在那邊不回來,美國也不會批。他跟我講這兩個問題,真的就是問這兩個,我就照答。沒問題,就通過了。就這麼順,好像冥冥中就知道他一定問這兩個。

好,我現在講的就是地藏菩薩,我從這個《地藏經》看到地藏菩薩他做的工作是,他到每一個世界化百千萬億身,每一個身體要度百千萬億個人來皈敬三寶,他希望衆生越來越能夠皈依恭敬三寶,永遠離開生死輪迴,一直到涅槃,就是成佛得到涅槃樂,他的工作是這樣。

那什麼時候他會度我們呢?他說:「但於佛法中所謂善事,一毛一滴、一沙一塵或毫髮許,我見度脫使獲大力。」地藏菩薩什麼時候開始會來度我們這些苦難衆生呢?任何一個衆生在佛教裡面,他即使只是在佛門裡面做了一點點善事,掃掃地啦,洗碗了,就是一毛一滴、一沙一塵這麼小小的善事,他就已經開始度你了。他就跟著你,讓你越來越發菩提心,以後會發心出家修行,乃至證果或者將來會成佛,這一路都是他在帶領我們,默默中在救度;不是一個人,每個他都想救。所以大家一定要知道地藏菩薩的德。

等到有一天你成為菩薩的時候,你的老師就是普賢菩薩了,普賢菩薩是所有法身大士菩薩的教授,我們現在是還沒有資格的。在默默中一直支持我們的是地藏菩薩;等你做菩薩的時候,真正的老師是普賢菩薩;一個是專度凡夫的大菩薩,一個是專度菩薩的大菩薩。OK!

阿彌陀佛!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