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恒懿法師 – 泛如來功德船的藥師法門

(2016年) 恒懿法師 – 泛如來功德船的藥師法門

2016 年 12 月 4 日結法緣於金佛聖寺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我們開始拜《藥師懺》大概拜了也有幾年了吧?三、四年有了啊! 這個藥師的法門,人家都說是濟生的法門,救濟的濟。什麼叫濟生 呢?就是你在今生的時候,能夠幫助你,讓你能夠身心愉快、一切 順利。所以在大乘佛法門裡面,一個藥師法門,一個阿彌陀的念佛法門,是受大家提倡的。

在過去有個玉琳禪師,他就是提倡藥師法門,他一生都是修藥師法 門。在臺灣中部,有一個很有名的禪師或者戒師,他就說他在蓋廟 的時候他沒有錢,連十萬塊都沒有,他那時候開始修藥師法門。修 一修,哇!很多信徒很自動的,也不用講,就一直供養錢物,不拿 錢到廟裡面他們就很不舒服,所以就拼命拿到廟裡面去了。所以他 也說藥師法門是一個能夠幫助你,滿你的願的法門,今生可以滿你 的願。但是你說:那往生沒有份嗎?也是有的,如果你想要往生淨 土,你修藥師法門還是可以滿你的願的。

玉琳禪師他就講過一首詩,他說:「人間亦有揚州鶴,但泛如來功德 船。」揚州鶴是什麼?它是一個故事的。就是古時候有幾個人坐在 那邊聊天,沒事幹聊天,就在講他們的白日夢。有一個人就說:「我 想要腰纏十萬貫。」他希望很有錢很有錢。有一個人說:「我要到揚 州當揚州刺史。」可能揚州是一個很大的州,當揚州刺史。如果我 們講哪一個省,等於是當那邊的省長那樣子的。有一個人就說:「我 不要當官,我也不要有錢,我不但想要像鶴一樣,我還要想坐著 鶴,飛上天上,去當仙去。」有一個人就說:「我要腰纏十萬貫,騎 著野鶴飛到揚州去。」意思就說,他不但要有錢,要能夠當官,還 要像仙人一樣的。所有好處,全部都給他了。

所以玉琳禪師就說:如果你修藥師法門,就好像人間亦有揚州鶴。 你也可以像揚州鶴一樣,什麼都有了。但泛如來功德船:就是你不 如直接就坐著如來那個功德船。這如來功德船,他講的就是藥師法門,就直接的修藥師法門。

我們講藥師如來,是東方的藥師佛。為什麼是東方呢?為什麼極樂 世界是西方呢?有沒有人想過?佛說一個東方嘛,一個在西方嘛, 這麼簡單,對不對?東方代表生長。你看,太陽從東邊升起,東方 所代表就生長、成長。你看育苗,苗起來就生長,一種生長的意義 在裡面。西方代表什麼?西方代表圓滿。所以不要以為:我往生西 方極樂世界,我就要死了;我不要死,所以趕快念東方藥師琉璃光 如來。其實只是一種表徵,念藥師佛或是念阿彌陀佛,等於是一個 工具,讓你去走這個方向的,為你修行成就的工具。

人家說藥師佛是濟生佛,阿彌陀佛是往生的佛。其實你念什麼佛, 你念藥師佛也可以往生,你念阿彌陀佛,也一樣可以濟生的,就看 你怎麼用心。所以我們以念阿彌陀佛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往 生之樂為目的;其實應該是我們能夠寂滅涅槃,才是我們的目的。 不管念什麼佛,都是以寂滅涅槃為目的,為終極的目的。

過去有一個飛將軍,他是空軍的將軍,他的太太有一次去醫院檢 查,就發現她得了癌症的末期;醫生跟她講,她只剩下一個月的時 間。所以她就想:既然剩下一個月,她就什麼都不管了,她就去佛 堂裡面拜佛。她開始拜得很辛苦,但是她一個月也沒有往生。她拜 了三個月之後,她覺得身體比較輕鬆一點了,她就再去醫院檢查; 檢查她的癌症全部不見了。所以當人家就訪問她怎麼一回事時,她 說:她剛開始拜的時候,非常非常的辛苦,一拜下去,很辛苦、很 辛苦的起來;她甚至辛苦到她說,我起來時我覺得死掉就好了。可 見她是多麼痛苦。但是既然她可以起來,她又在拜下去,就這樣子一直拜、一直拜,就什麼都不管了,完全都不管,就是在拜佛。她 拜到最後,她就覺得好像輕鬆一點了,當她覺得她比較輕鬆後,她 就去醫院再去檢查。檢查出來,她的病就已經消失了。

所以不管修什麼法門,她這個就是在用心。她用什麼心?她用她整 個生命去修這個法門,所以她可以很快的把她的病痛消除。所以我 們不管修什麼法門,修藥師佛法門也好,修阿彌陀佛的法門也好, 都是要用心。有些人就說:因為她快死了嘛,所以她就會用全部的 生命去修行!沒有錯啊,通常都是這個樣子;當你覺得已經沒希望 了,我的生命只剩下這麼一點點,會用全部的經歷、全部的心思去做一樣事情。

我記得很早以前,那時候還沒學佛,但是有聽過阿彌陀佛、聽過觀 世音菩薩。那有一次我就是在國外,好像是在美國,突然間就是胃 痛或肚子痛,反正痛到簡直沒法起來。後來知道是膽有點結石。哎 呀!那痛得簡直是都不能動,那時候真的就是一心念佛。我聽過有 觀世音菩薩,我就一直念觀世音菩薩,一直念,都沒有停的。那個 專心,真的是……。你現在要這麼專心,是不是很困難?後來就好 了,就念好了。

(周桂鴻說:有一次我就吃龍眼啊,因為貪吃嘛,就買了兩大包。 一吃下去,結果就尿道炎發作,就很痛,真的痛到行住坐臥都在 痛,劇痛。那個時候就去看醫生,因為排滿了嘛,預約明天中午就 去看。那今天還是要痛大半天,怎麼辦啊?那時候就真的什麼都不 想了,也是在念〈藥師咒〉,痛到已經心無旁騖了,念了五個小時。 真的,念了五個小時之後,可以明顯感覺到那個痛就收縮,那個病感覺到是減輕,然後到晚上就是越來越好,越來越好,到第二天就是不需要去看病了。)

所以一心不亂,其實就是這樣子。但是我們平時能不能這樣一心不亂?很困難!因為我們太多其他的雜事,只有一個很特別的事情給 我們,我們才可能說一心不亂的念佛。所以難怪印光大師說:「要把死掛在眉頭上。」我們不把這個死放在眉頭上,真的不會很用心, 不會一心一意的全身投入的去做這個事情。

阿彌陀佛!

Comments are closed.